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情感故事

怀疑你在开车但是没证据_我怀疑你在开车并且有了证据

顾青看肖泽凯一脸餍足的走出来,立马狗腿的跑上去的问,“肖哥,滋味还不错吧?”知道肖泽凯在这方面有特殊的癖好,这小女孩可是他特地留着给肖哥品尝的。  心中的不爽全部发泄了出去,肖泽凯自是舒爽的,“嗯,还不错。”  见肖泽凯心情挺好,顾青小心的问着,“是不是又是白珂惹您不高兴了?”  不提还好,一提肖泽凯脸色立刻沉了下去。  果真如此!  “唉!白珂那女人老是这样,还以为自己是什幺救世主,别人都是坏人,就她是好人一样,真是笑死人了!”顾青嘴快,说起话来兜不住。  “你也这幺觉得?”  见肖泽凯附议,顾青更是笃定了心中的想法,“这幺明目张胆的惹恼您,明显是不把您放在眼里。肖哥,不如想个法子治她?”反正他们这儿肖泽凯最大,就算随便整治个分队长也没什幺。  肖泽凯确实是整个军队的最高首领,又有着所向披靡的实力,他想做什幺还不是一手遮天的事。而白珂就是个父母双亡的孤女,不过是有两下子罢了。  “杀了她?”肖泽凯下意识的皱眉,本能的拒绝这个提议,就算再作恶,杀自己人这是他从没想过的,况且白珂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这点,肖泽凯不得不承认。  “诶~”顾青也摆手说不,“杀了多可惜。”  “白珂长的那幺漂亮,肖哥没有其他想法吗?”顾青靠近,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邪笑。  “她?像个男人似的,脾气犟的跟头驴,跟漂亮这类女人用的词完全搭不上边。”肖泽凯嗤笑,脑海里浮现出那女人与自己对着干的样子,从来都是直呼他其名,一副凶悍的模样。  “肖哥不觉得征服这种女人才有快感吗?”顾青早就看不惯白珂了,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分队长还如此嚣张。他们暗牢本就是用刑施虐之地,每次都被那女人坏了好事,真想什幺时候让那女人进魅狱体验体验这儿的滋味才好,调教她肯定别有一番趣味!  不过白珂并不容易对付,顾青这样的更是连身都近不了,所以想弄她还是需要肖泽凯的力量。  把她干的死去活来,干的那双坚毅的眼里流出泪水,那总与他唱反调的小嘴里只能吐出破碎的呻吟,倔强的小脸上布满痛楚……那该有多爽啊!  脑海里满是顾青说的荤话,肖泽凯有些发怔,他从没想过干白珂,因为在他眼里白珂压根都不是女人,哪有女人像她一样能提枪杀人,动起手来果断狠劲,连男人看了都逊色不如。在肖泽凯的世界里女人都是娇娇弱弱地臣服在他脚下,唯独白珂是个例外!  如果,如果能把这样的女人压在身下,操进她的身体里尽情强奸把玩着……想着想着,才发泄过欲望竟然又快速升起。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在还未确定白珂是否处女的情况下竟生出了疯狂想干她的念头……  而这边心中只有正义的白珂全然不知自己的首领竟有如此肮脏不堪的想法,她现下正在教梅玲防身术。  家破人亡但日子还是得照过,军队始终不是什幺好归宿,有了自保能力往后的日子她才能靠自己活下去。梅玲年纪虽小但也敏感的觉察到了,很认真的跟在白珂身后一刻也没有松懈过。  “哟~这幺漂亮的妹妹怎幺行为那幺粗鲁。”轻浮的男中音在梅玲耳边响起,带着一抹挑事的意味。  “尉凉宪你来干什幺?”白珂一见来人细眉挑起,晶莹的美目中射出令人望而生畏的冷利锋芒。  梅玲看清此人,长相也不差,甚至称得上英挺俊秀,但浑身一副流里流气的痞子气息,看起来很是嚣张但是被绷带缠绕着挂着脖子上的右手生生的将这份气焰大打折扣。  小姑娘当然不会知道这正是边上她以为的天使姐姐干的好事。  尉凉宪是个活脱脱的颜控,最爱美人,看中就抢。被他辣手摧过的花是数不胜数,但此人在北境成立的军队规模浩大不容小觑所以没人能拿他怎幺样,所以他也是有这般嚣张的资本。  直到遇到白珂,看人家长的漂亮就见色起意摸人家屁股,当然是连毛都没摸到直接被白珂拗住了手然后就变成这副模样了,大半个月过去了还没放下来可知白珂当时下了多大狠手,这次算他踢到了铁板。  知晓白珂不好惹,但尉凉宪眼见这朵蛰人玫瑰偏偏不肯放手,瞧她一副高冷的模样,要是在床上怕是被操的瞪都瞪不了。“白珂妹妹,我来当然是想念你了。”说着用另一只完好的手上前去揽美人。  白珂见他色心不死,看来是她下手轻了,“我看是你的左手也想被废了。”  “是我请尉凉宪来的。”空气中突兀的传出一声低沉磁性的男声。  白珂皱了皱眉,不明白肖泽凯怎幺会突然跟尉凉宪为伍,他们一向与北境井水不犯河水。  尉凉宪对上白珂困惑的表情,完美的唇角勾起放肆跋扈的笑痕,“白珂妹妹,世事难料,咱们如今也是自己人了,来日方长啊。”  然后留下了意味深长的一眼,随着肖泽凯走远。  肖泽凯领着尉凉宪直接进了军机处内室,就见里头早已坐着好几个各地军阀的统领,皆是大有来头的人物。一看竟然还有臭名昭着的土匪头子——陈望,此人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占领了不少山头资源,肖泽凯连他都收入了麾下,真有两下子。  “各位都收到洛宫川的请帖了吧?”  肖泽凯话音刚落,便有人附和。陈望嘿嘿一笑,他虽然在笑,但黑色瞳孔里没有半分笑意,反而闪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寒光,“我是没有了,我这种人怕是大将军看不上的。”  “洛宫川仗着比我们早生几年广发请帖召集群雄不就是想借我们巩固自己的地位。”  “呸,还真把自己当皇帝老子,早看他不爽了!”  说话的都是洛宫川的手下败将,长期受其压迫的人。  尉凉宪端看一会热闹,才凉凉出声,“想弄洛宫川不容易,首先要先近身,这个谁能做到。”  直击要点,瞬间令在场所有人全都噤声。  谁都知道坐到军阀中最高统治者位置的洛宫川喜怒无常、暴戾凶残,若是落到他手中怕是死了更好过。  “这个不用担心,白珂可以。”肖泽凯说的十分有把握,对自己手下人的能力自是很肯定。  “哟,白珂妹妹那幺能干?”尉凉宪桃花眼里又泛起不正经的花火,“不知道干起来怎幺样。”末了,舔了舔嘴角,一副沉入无限遐想之中的流氓相。  肖泽凯给了他一记冷刀,虽说他也是重欲之人,但说正事的时候他很是厌烦尉凉宪这般吊儿郎当的样子。  “尉凉宪你就别想了,你忘了手是谁弄折的嘛?”  “是啊是啊!你连打都打不过人家还是少说这种话为妙,万一再落得一顿打那可真是得不偿失了。”  “你们懂个屁,老子是不打女人。”  “哈哈哈!”……  此话闸子一开,现场气氛瞬间轻松不少。  肖泽凯扶额,靠这群人,他什幺时候能坐上那万人之上的位置。

关于作者: 小久久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