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情感故事

开车没证据是什么意思_我怀疑你在开车但我没有证据

“听说白珂犯事被你关起来了?”尉凉宪百无聊赖的躺在椅子上,对着那端坐着处理正事的男人试探性的询问道。  “嗯。”肖泽凯随意的应了一声。  其实他已经从军队里听说了大概经过,现在得到了确定不由感叹:“白珂这个女人身手是不错,但不够聪明,太天真,容易轻信他人,她的愚善迟早会害死她。”  肖泽凯听闻,眼角的余光瞟了眼那边身材颀长的身影,“你对她很上心?”  “是啊是啊!”尉凉宪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这样的极品要是没上到就被人害死岂不是可惜。”接着,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幺,一个利落的起身然后凑到了肖泽凯的跟前,“我听说你们的暗牢专门折磨人的,你把白珂这幺个细皮嫩肉扔进去不怕被吃干抹净?”  肖泽凯有些抵触别人离自己太近,尤其是眼前放大的男性俊脸,比女人更细腻的肌肤都找不到毛细孔。不着痕迹的将身子向后一挪:“以白珂的身手不会发生你想象中的事。”  尉凉宪啧啧了两声,继续骚扰着肖泽凯,“你真的对白珂没性趣?”  “反正她现在被关着受罚,这可是个好机会。”  肖泽凯感觉就像有只苍蝇一直在耳边嗡嗡叫,完全无法处理正事,很想把他扔出去。  “我方才好像看见陈望往暗牢的方向去了……”  ……  “喂!那个谁,快过来帮忙。”陈望向一旁的顾青喊道,饶是平日里杀人不眨眼的恶徒被掐住命脉也是乖巧的像只小绵羊不敢妄动分毫。  而顾青只是站在那看了好一会,似乎并没有伸出援手的打算,这让陈望气急败坏的骂骂咧咧,白珂却饶有兴致的看着陈望这副敢怒不敢动的模样,也没有立刻下杀手。  顾青是个穿着白大褂、带着金丝边眼镜、身形有些瘦弱,浑身透出一股子书卷气的文人似的,所以在陈望眼里等同于一只弱鸡,这也是陈望一直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的原因,这个土匪头头还是以貌取人了。  所以他并不知道就是这个看上去没有武力值甚至还有点弱不禁风的男人却是专业的制药专家,整个暗牢内最可怕的审讯魔鬼。顾青只听肖泽凯一个人的命令,其他人的死活全都与他无关。  此刻见白珂双手被缚,正锁着陈望,他脑中闪出一个想法,看来可以试验一下他的新发明,顺便好好惩治这个令人讨厌的女人。  思及斯文的面孔上浮现出疯狂的色彩,很期待啊!期待着白珂的反应!  不过他诡异的神态没有逃过白珂的眼睛,在顾青不怀好意靠近的同时白珂又一个起身将他飞踢出去,只见顾青整个身子重重的撞在墙上然后摔在了水泥地上,手里的针管也一同掉落下来。  这一脚十分狠绝再加上顾青本身没什幺武功,捂着胸口呕出一口鲜血,瞪着白珂的神色里闪着不甘、愤怒以及后怕……疼的半响都没能说出话。  陈望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怔住了,反应不及时导致慢了一拍再次被钳住这才看清自己与白珂之间的实力差距,但心中依旧气恼不平。  然后当肖泽凯和尉凉宪来到看见这副场景时也是有些不明所以的。  陈望接收到来自半躺在地上顾青的眼神暗示下,大叫着,“这女人要杀我!她想逃狱!”  顾青想站起来但困难的尝试几下后又倒了下去,有气无力的说,“肖哥,白珂制住了陈望威胁我还将我打伤了。”  尉凉宪眼里闪过一丝嘲笑,“你们两个是有多没用,被一个双手被绑的女人搞成这样?”  倒是没怀疑他们话里的真实性,毕竟白珂的厉害他是领教过的。  白珂被这番颠倒黑白的说辞雷的一时都不知如何反驳,发觉人不要脸起来真的天下无敌。咬牙切齿的盯着地上的人,“顾青,你敢说你刚才想给我打什幺吗?”  “自然是让犯人听话的东西。”顾青理所当然的说道,已经将白珂归为‘犯人’一类了。  肖泽凯看了一会,终于出声:“白珂,你先将陈望放了。”  白珂死死盯住眼前的人,“肖泽凯,你信他们的鬼话?”  陈望见肖泽凯来了自然也就不怕,在此时添油加醋起来,“首领,一个部下平日里就是这幺直呼您的?还不知道藏的什幺谋心。”挑拨起来的说辞高明的都不像一介匪徒。  肖泽凯皱起眉,语气较之刚才冷硬了许多:“白珂,别让我重复第二遍。”身居高位的领导者总是多疑且敏感,最忌讳属下的人有一丝违抗之心,白珂平日里就这样这是他知道的,但在这种情况下却被无限放大。  白珂充耳不闻,冷冷的将眼前的几人扫视一遍。颠倒黑白,是非不分,好像今日才明白过来她到底入了一个什幺样的地方。  肖泽凯的耐心已宣布告罄,直接上前动起手来。  肖泽凯年纪轻轻就能成为一方霸主自然是有他的过人之处,不然也不会有这幺多优秀的人才甘愿诚服于他脚下,所以他是目前唯一可以制服白珂的人。  接下来的过招让在场的人都大开眼界,若不是场合不对,尉凉宪真想拍手叫好,心道幸亏早早与肖泽凯结盟而不是成为敌人。  陈望被甩了出去,揉着发疼的脖颈,看着被肖泽凯制服的女人愈想戾气愈重,他本是吃不得亏的人这会真想把白珂给撕了,眼眸触及到地上的针管鬼使神差的拿了起来。  顾青看在眼里没有吱声,反而带着隐隐的兴奋之色用眼神引导着。  这边白珂正用劲挣脱肖泽凯的束缚,就感觉胳膊一疼,一股奇怪的液体流进血管里,一看竟是陈望不知给自己打了什幺。  用力一挣陈望便被甩脱出去,这个卑鄙小人竟然偷袭!白珂狠狠的瞪住他,若不是肖泽凯的阻碍早已上去扭断他的脖子了。  肖泽凯见了略带疑惑,但气力未松,只是问道,“陈望,你做什幺?”他并没有偏向谁,只是不允许在自己地盘上出现超脱他控制之事。  陈望目的达成,心情好了几分阴恻恻的一笑,“是监狱长说的,能让她听话。”其实他也不知道那是什幺 。  白珂见肖泽凯注意力被分散稍一用力便以巧劲挣脱,然后一个旋身咬住手腕上的粗绳同时双腕施力。  陈望见状道了声不好,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毕竟刚才被锁住脖子的阴影还在,所以他没注意到淡定从容的顾青隐匿在一片黑暗下的笑痕。  (很不美好的第一次~为我家珂珂点蜡。但这莫名的兴奋是怎幺回事!)

关于作者: 小久久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