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情感故事

宝贝把腿开大点就不疼了_扒开双腿和胸口

就这样相安无事了几天,上次的模拟考成绩已经在某个早晨公布在网路上。

在前一天晚上时,仙琪被天成吵到已经超过十二点却迟迟无法入睡,就只因为隔天是成绩公布日。

「哥~我拜託你快点睡觉好不好?明天还要上课欸...」

「不要睡了啦,赶快起来陪我等成绩出来啊。」天成兴致勃勃地守在电脑前等着网站公告的更新。

「那个东西...明天起床再查也不迟啊。又不会因为第一个查就多加个十分还是怎样的...快点关灯睡觉吧。」

「那妳五点陪我看成绩~」

「好啦好啦。」仙琪很无奈地回答,把身体躺回床上準备关灯入睡。

不过天成实在是兴奋的睡不着,他躺在床上数着羊,甚至后来还延伸出大野狼把羊都给抓走了。由于重複着这种循环,天成已经到了半夜三点却还是没有入睡。

「不知道考的怎幺样呢...皓维、慧蓉他们不晓得考得好不好?」天成躺在床上一直思考着这些问题,慢慢的,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哥~赶快起床了,要赶不上了说。」

「蛤...现在几点了?」

宝贝把腿开大点就不疼了_扒开双腿和胸口

仙琪拿着手机萤幕给他看...「05:48」

天成吓的跳了起来,惊讶的说:「剩七分钟公车就要来了!快点,书包收一收出门了。」

「可是哥,你还没换衣服欸...」

天成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睡衣,着急的说:「管不了这幺多了~」于是他把衣服装进塑胶袋内,把书桌上的书全部扫进书包内,匆匆忙忙的出了门去。

「仙琪,你先快去公车站等车,如果司机来了跟他说等我一下。」

「喔喔...」于是仙琪很快地跑到了公车站,上面显示公车再两分钟就要进站。

「哥怎幺还不赶快来...」仙琪着急的一直往家门的方向看。

「公车即将进站。」站牌上的电子萤幕显示着。

「等等我~~~」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这样的呼喊。

「哥,快点。」

天成的脸上还留有牙膏的泡沫,鞋子穿得歪七扭八的向前狂奔着。

宝贝把腿开大点就不疼了_扒开双腿和胸口

「幸好赶上了~呼。」

「年轻人,卫生纸拿去把脸上擦一擦。都是牙膏的泡沫。」司机从他的座位旁拿了一包卫生纸,抽了几张后递给了天成。

天成照了照公车的后照镜,发现自己的嘴角边留有大量的泡沫;这让在后边的仙琪笑的肚子很痛。

「真是蠢哈哈哈哈。」仙琪对着天成说。

「怯~」天成边擦着嘴巴边说。

到了学校之后,一进教室就会一直被问「你考得怎幺样?」、「这次好难啊...我爆炸了。」等这些问答句。

「欸,考得不错哦~」皓维拿着手机上前来勾住天成的手臂说着。

「你几级分?」天成问道。

「六十三啊哈哈~国文跟社会一个十级分另一个八级分。」

「所以你数自英都满级分??哇靠。」

其他在场的同学听到,都报以超羡慕的眼神看着皓维。

宝贝把腿开大点就不疼了_扒开双腿和胸口

「阿你咧?也考得不错吧?」

「我不晓得哈哈哈...」天成摸了摸头「今天早上差点没赶到公车。」

仙琪原本想上前跟他们攀谈,但是如果这一说下去,其他人岂不是怀疑他们俩的关係可能不寻常?再说最近的谣言已经多到如随风吹过来的片片树叶了,因此仙琪选择沉默,自己在一旁默默地查着成绩。

「四十七级分...」仙琪看了看自己的手机萤幕「这样能够上国立大学吗?」

「仙琪早安~考得怎幺样呢?」

一个班级总是这样,在考试刚结束公布成绩时,班上总会有一群超级爱调查别人成绩的同学。让人觉得相当的讨厌,而且有谁不知道,他们调查这些成绩主要还是想自己私底下品头论足一番。

「喔...没很好啦。有点考烂了~」仙琪说。

「没很好是多少级分啊?好奇欸。」那个来问成绩的同学一直追问下去。

「四十...」

那个同学还没等仙琪说完,就自顾自的掉头就走,相当没礼貌。

然后一旁就开始有着「四十级?她作弊吧?怎幺可能考比我高...」的一些声音出来。

宝贝把腿开大点就不疼了_扒开双腿和胸口

「六十四级分!」

全班顿时沸腾了起来,究竟是何方神圣可以考得比王皓维这个第一名的学霸还高分?

「你六十四级分?」皓维惊讶的问。

「你看~~」天成拿着网路成绩单给皓维和其他几个没事凑热闹的几个同学看。

「哇赛...」、「怎幺可能?」、「骗人的吧...」

班上顿时又开始吱吱喳喳地讨论着,像极了早晨正在叫卖的菜市场。

「讚欸~~考比我高。」皓维对天成竖起大拇指。

然而这时候又有一票人同时走了进来,大家开始在问他们的成绩,同时也一直在传胡天成居然考得比王皓维还高。

「蛤?胡天成考六十四,王皓维考六十三?」李姿昕那群听到这个消息几个人惊呼着。

「真学霸欸...平常都自己偷偷练功,出来一拳打死人耶。」跟他们讲这个消息的人评论道。

「姿昕,这次考得怎幺样?」

宝贝把腿开大点就不疼了_扒开双腿和胸口

「不太好...只有五十七级分。」

「哦~~是这样啊,没关係下次加油啊。」问完成绩的同学尴尬的往旁边走去。

「其实...五十七级分也很高啊~干嘛一个脸这幺臭?」坤霖想安慰安慰姿昕的坏心情,但是身为一个学渣而且不爱念书的他说出来的话对姿昕而言就好像是讽刺一样。

没办法,社会就是这幺现实。教育制度扭曲了每个人的价值观。

早自习时间,导师拿着一叠资料就开始拿起麦克风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这次有几个表现得相当的好,但是有几个考差了。希望考差的同学能够振作起来,把接下来几次的考试给考好。」导师说完清了清喉咙。

「所以,我们现在把新座位安排成两两一组。每次的段考、模拟考进行所谓的组别竞赛。总共十八组,前三名跟进步奖两组都有一包六百块的奖学金红包。」

「奖学金欸...好爽哦!」底下的同学说着。

「没错~」导师很有自信地笑着说「一男一女合一组哼哼~」

「讨厌死了...」天成听到这句话时,心中所浮现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为什幺一定要搞什幺分组才甘心啊...」

天成眼看一些同学已经互相打起暗号来,心中莫名地叹了口气。

宝贝把腿开大点就不疼了_扒开双腿和胸口

「那个...胡天成。我跟你一组好不好?」

下课之后同学们都在互相讨论着组别的安排。如果照这套路走一定是一群人两两捉对成一组这样。但是突然有个女生主动来要求天成和他一组。

「是林湘怡...天啊我真的很不喜欢她。」

「好不好嘛?你成绩那幺好,我们一定可以第一名的说。」湘怡眼神之间似乎已经想好这如意算盘该怎幺打。

「呦呦呦~这是谁啊?哇赛做人不要太现实哦。」一两个男生走过来对着湘怡说。

「喂~你不要随便乱讲话好不好?什幺现不现实啊...讨厌死了。」随后湘怡把头转过来,假装亲切的说:「天成,可以跟我一组吗?拜託拜託啦。」

「还不是因为看人家成绩好...现实死了。」

湘怡转头怒瞪了说话的几个,正当她要转过头来要继续说服天成时,天成很有骨气的直接离开,走到仙琪的旁边去。

「妳看吧~人家根本就已经有伴了,硬要把人家给纳进妳的名单内。」

「你不要吵啦...烦不烦啊?」湘怡说完气沖沖地走出教室。

仙琪自己孤独地坐在座位上,突然天成点了点她的肩膀,让她吓了一跳。

宝贝把腿开大点就不疼了_扒开双腿和胸口

「干嘛啦哈哈~妳在想什幺?」天成从旁边随手拉了张椅子过来坐着,眼神专注的看着仙琪。

「没有啦~只是每次都很讨厌分组而已。」仙琪说这话眼眶似乎有些许泪光,毕竟她被班上排挤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关于作者: 小久久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