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情感故事

甜甜小宠妃_甜甜小萌妃

再来好一阵子花嫔离奇死亡的传闻成为宫中茶余饭后谈论的大事,直到大皇子祈允和书香蓝家长女蓝锦梦要成亲一事才停歇。

对于这门婚事祈非和岳如画并不意外,祈允和蓝锦梦都是直率有胆识的人,对于婚事不会拖泥带水,俩人也是相配。

「恭贺大皇兄还有未来的大皇嫂!」祈非带着岳如画来找祈允,蓝锦梦恰巧也在。

「哈哈!我这也老大不小了嘛!想当初完全没料到你个顽皮蛋会比为兄早成亲哪!」

两兄弟开始叙起往事,而祈凡的亲信突然来传圣上口谕打断了俩兄弟叙旧。

「启稟大殿下、八殿下,陛下唤您们过去!」

俩兄弟疑惑互视,岳如画则是默默在一旁赶忙搜索着前世的记忆,这世许多事被她改变了,到最后着实难办事!

「我等等回来,妳陪陪未来的大皇嫂吧!」

岳如画轻应了下,心里却焦躁不已。

皇炔殿上,肃静的气氛让众人不禁正色。

「前阵子安分的赵国这次打算鱼死网破联合其他国家滋事,需要派人前去平定,众爱卿,你们有何推荐人选啊?」

甜甜小宠妃_甜甜小萌妃

众人面面相觑,这事看是难办了,皇帝的愁容更甚上次啊!

「启稟皇上,臣认为上次八殿下实力非凡,或许可以再让八殿下担任督统。」

祈非对于严佔的话并没有马上表态,这次比上次更加艰难,他如带兵出征,岳如画必定以风为君的身分跟上,他若不带兵出征,风为君或许会为了他自愿请命出征!因为她想保他,保这个国家……或许……他带兵出征才是最好的吧!他不愿她再次孤身战死沙场!

祈凡眉头深锁,他是百般不愿让他和依禾的孩子再次陷入危险的。

「朕不认同,祈非上次成果极佳,却是经验不足,此次出征怕是凶多吉少。」

众人沉默之际,祈非发话了。

「父皇,儿臣愿意尝试!」

祈允亦不料祈非的答话,这般凶险他居然自愿请命!若说是要洗清纨裤子弟的形象也不可能,那岳如画怎幺办?这是他能拿命来做的事儿吗?

「父皇!身为大皇子,且上次丢了祈国的脸,这次定当让儿臣将功请罪!」

祈非看向祈允,他的好皇兄,他这一世不能再让他英年早逝!他得到幸福了,但他的大皇兄还没有啊!

「父皇,上次皇兄不幸失算,这次多少会受影响,还是让儿臣来吧!」

甜甜小宠妃_甜甜小萌妃

祈凡看着兄弟俩为了保护对方而抢着赴死心里既是安慰又是无能为力,要是依禾还在她会怎幺做?他这个皇帝真真当得可悲啊!自己和依禾的孩子都守不住!反而是俩兄弟的情谊深不可分!

「父皇,儿臣愿意请命!」

众人看向在一旁久未发话的人,祈绝!个个皆是不可置信,好端端的为何要涉险呢?祈非亦揣测着祈绝的心思,这人真是越来越难懂!

祈凡同样猜不透祈绝的心思,再三深思后或许由祈绝带兵出征是最好的方法……

且不说祈绝不是他和依禾的孩子,光是上次祈允被俘一事祈绝是脱不了关係的,这算是让他变相赎罪,况且依祈绝的才智大抵能升任吧。

「祈绝啊,这次凶险你可知?」

「儿臣知道,儿臣自小跟大皇兄一起习武,大皇兄的耻辱由儿臣来报吧!」

「好!不后悔?」

「不后悔。」

「那这次就由你担任督统,待祈允成亲后带兵出征!」

「儿臣领命!」

甜甜小宠妃_甜甜小萌妃

此次在意外的发展下定案,淡淡的秋意中,祈绝和祈非互视一眼,眼底的涵义太深太複杂了。

回到清云殿,祈允把方才发生的事讲了一遍,岳如画只是低着头深思。

「皇兄,我看如画是累了,臣弟先带她回去休息。」

「好好好,你就对如画用心!」

「怕是皇兄以后也只关心皇嫂啰!」

「哈哈!你个油嘴滑舌!」蓝锦梦先是笑了出来,祈允也跟着笑了出来。

目送俩人离开的背影,蓝锦梦不禁呢喃着,似是在问祈允又似是在问她自己。

「这是要有多少的情意才能如此这般呢?」

回到宸歌殿,祈非让人準备茶水过来。

「喝点吧,静一静。」

「你觉得祈绝为何自愿请命?」

甜甜小宠妃_甜甜小萌妃

「因为妳。」

祈非还没答,屋外的声音却先传来了。俩人一齐看向来者,祈绝。

祈绝也不管俩人惊讶的情绪,他目光不离岳如画逕自发话。

「我想和妳单独谈谈。」

「好。祈非你先让个空间吧。」岳如画没有丝毫迟疑,她想,是时候该说清楚了。

祈非看岳如画眼神没再离开过祈绝,心里慌,他想留着,他害怕再次失去她,但,说好的信任,他依然让出了空间,他选择相信岳如画。

殿里只剩下曾经相爱的俩人,时间如凝结般,让岳如画感到呼吸困难,她想,今日务必跟祈绝说清楚。

「上一世,我放你一个人战死沙场,这一世换我保护妳。我知道祈非若是带兵出征,妳必定跟着去,这就等于重蹈覆辙上一世的结果,我不愿妳再次这样死去。」见岳如画依然低头沉默,似是平静,然而捧着茶杯的手微微颤抖却洩漏了她真实的情绪。

祈绝继续说道:「为今我只想问清,上一世妳真与祈非勾结?」

岳如画终于抬眸看他,「你依然不信我吗?」

「一切都变得太快,我该信谁?」

甜甜小宠妃_甜甜小萌妃

「呵……你信白雨啊!」

「为何提到她?」

「我不愿与你再讲上一世的恩怨,毕竟她是真心爱你,爱到疯了。」

「可我不爱她。」

岳如画只是苦笑,两世,祈绝都注定不会爱上白雨。爱一个人,不论相遇早晚,会爱的便爱了,而不爱的,终归不会爱上……爱,若是能刚好两情相悦,那该有多好?可惜相爱两难,上一世的祈非和她,祈绝和白雨就是,甚至是最后的她和祈绝!情,究竟为何物呢?自古已有多少人过不了这一关了?

「我们……就连朋友也当不成了吗?」

「回不去了。」

亲口确认祈绝是一阵痛心疾首,只能怪他自己啊!是他逼得自己这个下场,怪谁呢?

祈绝笑得悲凉,「我知道了。」说完眷恋的看了一眼岳如画便起身离开。

「我希望你活着,以后你我的人生没有对方,但都要好好的活着。我会跟岳国调兵。」

祈绝心里一颤,许久,他放声笑了出来,上一世他并没有这般为白露,而这一世岳如画却是在帮他!他放声笑着自己的自私与无情,跟祈非比起来,祈非对她的爱才是真正无私的付出!上一世他是先一步佔去白露,不然他的爱是比不上祈非的啊……

甜甜小宠妃_甜甜小萌妃

「我出城那天,妳能看着我吗?」就像我那时看着妳……

「好。」

祈绝对着岳如画一笑,岳如画也回以一笑,要是祈绝的笑容都是那样那该有多好?那样真实温暖的笑。

俩人算是说开了,或许日后是交情淡如水,甚至不再有交集,至少不再有疙瘩,至少心结已经解开了,没想到萧瑟的秋也能有温暖的情景,那重生后第一次的对笑,是最美的告别。

祈非进屋感到岳如画的忧郁淡了便知道结果大概是好的,他不多问,只是让岳如画挨着,他知道岳如画需要安静的陪伴,那便一起享受这份宁静的秋吧。

关于作者: 小久久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