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情感故事

我的皇后有点萌免费阅读_甜甜小萌妃

久未返家,岳如画确实想念了,在祈国时事情一波接着一波来,沉静下来后越发想念温暖的家乡。

「画儿!」

岳王及皇后收到岳如画俩人要回来探望的消息早已高兴的彻夜难眠,今儿更是早早就让人去收拾寝殿和準备宴席等着俩人。

「父皇、母后。」

岳如画面带笑颜和皇后拥抱,祈非也和岳王对上了眼,岳王看他的眼神是充满讚许。

帝王之家,人人为了争夺王位而斗尽心计,而祈非却愿意为了岳如画而放弃,这是至上的爱意,身为爹娘的他们当然高兴。

「好了,先让他们进去歇息会吧,想必俩人这一路都累了。」

皇后听到岳王的提醒才惊觉,果然是太久没见自家闺女高兴过了头。

「哈哈,我这是高兴过头了,来来来,先来喝个茶歇一歇。」皇后边说边拉着俩人进殿里,被丢在后面的岳王无奈一笑,眼带宠溺。

「可还好?」

岳如画柔柔笑着点头,祈非仍是不放心的抚着她的背,这一路舟车劳顿岳如画的脸色是越来越苍白,直到看见岳王和皇后才红润了些,祈非这是趁着众人在忙着备宴赶紧关心关心。

我的皇后有点萌免费阅读_甜甜小萌妃

「画儿啊,太久没听到你奏乐想念得紧,前阵子请来了一个琴艺精湛的乐师,让她上来奏一曲可好?」

「连母后都夸讚了自当是要了!这几日母后要是想听如画奏乐如画也定当不推辞!」

「我也能吹笛啊!这和如画一起可谓所向披靡啊哈哈哈!」

岳如画听到祈非没脸没皮的话横了他一眼,反而没让他住嘴而是引来爽朗的大笑,皇后也不禁掩嘴笑着,心里甚是欣慰,幸好自家闺女当初执意要嫁的决定无误,祈非这样一心一意捧着她任谁一眼就能看出来。

待乐师优雅的就位,却迟迟不见她弹奏。

岳王不禁皱眉发问:「怎幺了?」

「回陛下,婵晞有个不请之情。」

「说吧。」

「婵晞仰望公主琴艺已久,希望能和公主合奏一曲。」

岳王看向岳如画,岳如画当然是愿意的,不仅父皇母后想念他的琴声,她也极其期待和高手合奏,只是怎幺感觉她和这种场合被邀合奏特有缘呢?当初是祈绝,而今是婵晞,说到祈绝,也不知道战况如何,这场战究竟要打多久呢?五年?十年?甚至更久?而他又是否能平安归来?虽说可能不再有交集,但还是希望他平安。

「乐意之至。」岳如画拍拍祈非的手示意他不必担心她的身体,弹曲琴而已。

我的皇后有点萌免费阅读_甜甜小萌妃

待一切準备就绪,岳如画首先拨动琴音,婵晞的琴音天衣无缝的跟在后面响起,从一开始的轻柔到后来俩人渐渐有着斗琴的趋势,众人听得大气不敢喘,岳如画心里感到一丝怪异,却又对于婵晞的琴艺佩服,俩人皆是沉浸于丝竹之中。

然而这次却没能让众人听完,岳如画的琴弦居然断了!众人皆是反应不及,祈非是第一个反应过来冲到岳如画身边。

祈非紧皱着眉头拉起岳如画被琴弦割伤流血的手撒上止血药粉,再看看她苍白的脸色,不稍他要求,岳王已派人去唤温啸过来,这场宴席也宣布暂停。

「画儿妳这是怎幺了?可还好?」

岳如画看向满脸担心的皇后,踌躇着该怎幺回答,她最近确实老是感到不舒服,而今这琴弦竟被她弹断了让他更感不适。

「等温啸来看看吧,先别急。」

皇后对岳王点了点头在一旁等着温啸诊断,几人虽是不多问,脸上的神色皆难掩担忧。

「贺喜公主,您这是有了身孕啦!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众人一听一扫方才的担忧之色,换上喜悦之情,岳如画还处于迷茫的状态,她从未想过怀上祈非的孩子,而祈非更是激动的揽住岳如画。

「那画儿的脸色怎幺这幺苍白?」

「回皇后娘娘,公主这是太疲累了,应当多歇息吃补药养身子。」

我的皇后有点萌免费阅读_甜甜小萌妃

「这下劳烦神医多加照顾画儿了。」

「定当竭尽心力。」

安顿好岳如画后,皇后拉住岳如画的手慈爱的开口。

「画儿啊,妳就待在这好好养身子养到孩子生出来吧,这没準之后就是咱们的小皇帝呢!」

「嗯。不过如画希望能让孩子选择,没準孩子想自在的游行江湖呢。」

岳如画抚着小腹说着,祈非也摸向她的小腹说道:「没关係,我们就多生几个,总能有一个拥有帝王的大气哈哈哈!」

岳如画羞得探向祈非的腰部拧了他一把。

「你这没脸没皮的!」

看见俩人的举动岳王和皇后皆是开怀大笑,气氛一派和乐融融。

「好了好了,那我们先回去歇息了,你们也早些歇息。」

岳如画对皇后点了头,俩人笑送着俩老离开祈非才又高兴的看向岳如画,此时他眼里的情绪是方才一直隐藏的,大概只有岳如画能懂的情绪。

我的皇后有点萌免费阅读_甜甜小萌妃

「如画。」

「嗯。」

「妳有我的孩子了。」

「嗯。」

祈非深情的看进岳如画的眼底,俩人彼此交换了缠绵而温柔的吻。上一世其实谁有没有得到谁,而祈非只是一直爱着岳如画,他也从未想过孩子的事,当他得知岳如画怀有身孕是多幺的激动,这个他挚爱而坚强的人有他们的孩子了。

隔日婵晞来向岳如画赔罪,而后都会来陪她聊天,俩人也时不时切磋琴艺,只是岳如画心里的怪异感一直没有消失,直到几日后她才知道原因,那抹怪异大概就是因为感情不真切吧。

「有刺客!」

祈非和岳如画一听到动静立马惊醒,赶忙披上外衣出了寝宫直奔岳王及皇后那里。

一赶到紫正殿,气氛一派肃杀,众人皆是不敢轻举妄动,此时刺客持着刀架在皇后颈上,周围也有数名黑衣人伺机而动。

「你的目的何在?」

祈非拉住岳如画的手安抚着她,眼神锐利向着黑衣人问话。

我的皇后有点萌免费阅读_甜甜小萌妃

「呵,祈国消失的八皇子和皇妃。劝你们别轻举妄动,在下的功夫可禁不住和俩位切磋。」

祈非锐利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看来这些黑衣人已做好万全準备,知道他的武艺是有道理的,当初拯救大皇兄一事可是传的沸沸洋洋,毕竟一个纨裤子弟立了大功,但知道岳如画的武艺超群就怪了,岳如画在旁人看来只是一名久居深闺的柔弱公主,这下一步究竟该怎幺做?

黑衣人一直观察着祈非,见祈非仍陷入思考眼里闪过一丝得意。

「交出紫玉明珠。」

岳王和皇后听见紫玉明珠身体一震,他们互换了个眼神,心思各异。

黑衣人见几人皆是沉默,手上的匕首往皇后颈上加深,以示威胁。

「不就是颗珠子吗,来人去给本王取过来!」

黑衣人示意一旁的同伙跟着那名太监去,待那名太监捧着一个锦盒小心翼翼的递给黑衣人后众人心里更加忐忑。

「这东西都给了你还想怎样?」

「呵,你们总要有人偿命!」

祈非愤怒的瞪向黑衣人,心里猜不透来人的目的。

我的皇后有点萌免费阅读_甜甜小萌妃

正当死沉之际,一个人影扑向黑衣人,竟是婵晞!

「放开皇后!」

岳王见情况有所突破一个飞身想要将皇后带到安全处,不料婵晞一个俐落的迴身眼看就要把匕首刺向岳王!

惊险之际兵器碰撞声响起,婵晞和扬柝打了起来!当初岳如画把扬柝降职后便命他前来保护岳王和皇后,这下是派上用场了。而祈非也趁机攻向那名擒住皇后的黑衣人!就连禁卫军也和其余的黑衣人缠斗起来!

一时战况汹涌,岳如画终于知道为何黑衣人知道她的武艺不低,自是婵晞藉机探过的。而她此时被阅楼和岸阁护在中间,虽然为自己不能斩杀敌人而感到失落却又不敢轻举妄动,她可不想让孩子有个闪失,于是只能在一旁观察着哪边有危险好让人支援,把伤害降到最低。

一阵厮杀过后祈非擒住那名黑衣人,而扬柝也擒住婵晞,其余没被杀掉的黑衣人则是被禁卫军一一綑起来监禁着。

「婵晞,你们究竟是何目的?」

此时的婵晞不再是优雅有礼,而是挂着冷冽的笑容看向岳王。

「哈哈哈!我只是来拿回母亲的遗物有何不对?」

岳王惊讶的扶着椅子站了起来,皇后也难掩讶异看向岳王并跟着站了起来。

「妳是来报仇的?」

我的皇后有点萌免费阅读_甜甜小萌妃

婵晞不答,只是挂着自信而讽刺的冷笑,岳王用力的闭了闭眼下令将这次的刺客,包含婵晞全部处死,婵晞原本自信的冷笑顿时扭曲。

「你这负心汉!竟要杀我?!」

「本王重要的人定当好生保护。」

婵晞疯狂的大笑,最后尽是歇斯底里的骂着不堪入耳的诅咒。

待一切清净后,岳王低垂着眉目跟祈非及岳如画解释着,而皇后握着岳王的手静静陪在一旁。

这婵晞的母亲当初是敌国的间谍,当初在有心策划之下和岳王相遇,最后却把自己的真心搭了进去,还把传家之宝紫玉明珠赠给了岳王,这紫玉明珠乃是夜明珠,但将之泡入温水待变成紫色之后便能做成药浴,有排毒及延寿之功用。

最后东窗事发,两国发生战争,岳王不愿再见到这个欺骗他的女人,却也放她一条生路,婵晞虽是她的女儿却跟他无关,说他狠也罢,总之婵晞的命是留不得了,一来她伤害了他心爱的人,二来她知道祈非和岳如画的去向难保不会洩漏出去,爱总是自私的,他不愿让所爱之人处于危险之中。

岳王拿起紫玉明珠,拇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转瞬眼神犀利便将之摔在地上碎成若干块碎片。

「父王……」

「这东西既然会伤害到我重视的人不要也罢。」

岳如画这是第一次感到自己和父亲多幺的相像,看似无情却又多情。

我的皇后有点萌免费阅读_甜甜小萌妃

「你们都回去歇息吧。」

祈非看向殿堂里的两老恭敬的揽着岳如画离开,而殿内,皇后轻轻的抱住岳王。

「臣妾一直都在。」

岳王轻叹了声,回抱住皇后,好在他最后找到了真命天女,这样诚心婉约的女子愿意和他一生相守过往的伤痛又算什幺?总是过去了……

偌大的殿堂中俩人相拥,岁月似是愿为他们而停搁,相爱的时刻。

殿外祈非牵着岳如画走在漫天星辰之下,脚步惬意。

「相爱总是得来不易。」

「是啊……所以定当把握。」

体会深刻的俩人互相凝视着对方,祈非情不自禁的在岳如画的脸颊上落下轻柔的吻,不一会儿俩人继续手牵着手漫步回寝殿,而影子也随着他们的步伐越拉越长,岁月还长,相爱致远。

关于作者: 小久久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