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情感故事

四皇子说我暗恋他免费阅读_甜甜小萌妃

武林大会在即,岳如画身为影风楼总楼主自是要参加的。

走进摆设温雅的院子里岳如画脸上的笑意柔了几分,这第一胎便是双生子,哥哥祈少风较为沉稳静默,此时正在认真的练剑,而这弟弟祈少月可就皮了,老是搞得众人扶额叹气,此时正被祈非盯着做功课呢。

一开始见两个孩子性情天差地远岳如画心里少不了担忧两个孩子处不来容易争吵,可情况却恰恰相反,祈少风虽说静默却能容忍祈少月的胡闹,还老是惯着他陪他闹,因此受罚时不只看到祈少月,而是俩个孩子一起,对此祈非夫妻俩既是生气又是欣慰。

「娘。」

「娘!」

祈少风见到岳如画只是淡淡的叫了一声便继续练剑,而祈少月是兴奋的站了起来想要扑向岳如画却被祈非拉住。

「先做完功课!」

祈少月无辜着一张脸乖乖坐回去写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祈非虐待孩子呢!对此祈非也是无奈极了。

岳如画看向祈非的眼神笑意更深了几分,祈非也读懂了她的意思:看你还敢不敢胡闹啊?

祈非老是对岳如画胡闹这下可尝尽了报应的滋味啦!对此祈非也郁闷了,看向祈少月的眼神不禁多了几分哀怨搞得小孩儿一阵毛骨悚然竟比方才还要认真的做功课。

岳如画莞尔,她走向祈少风身旁指点了些许,这孩子有习武天分,待祈少月做完了功课岳如画亲了亲两个孩子便让他们去一边玩儿,而她要和祈非谈谈武林大会的事。

四皇子说我暗恋他免费阅读_甜甜小萌妃

「喝杯茶吧。」

「嗯。月儿没再添什幺乱吧?」

「暂时没有,之后可不知道啰!娘子这次去武林大会可得早点回来管管孩子啊!」

岳如画拍了下祈非,这人果然还没吸取教训!

「我会让阅楼和岸阁留下来。」

「好,妳也当心。」

祈非趁机对岳如画偷了个吻才双双去準备路上需要的东西。

将近元宵街上好不热闹,且又是武林大会必经之路,什幺不多就人最多!

「爹爹月儿想去街上看热闹!」

「人太多了,你又这幺顽皮你说爹爹怎幺放心带你去啊?」

听到这话的祈少月小脸都垮了下来,懊恼不已,祈非见状则在一旁偷偷笑着,你个顽皮鬼知道教训了吧!

四皇子说我暗恋他免费阅读_甜甜小萌妃

「哥哥~你说月儿其实可以乖乖的对吧?」

祈少风不稍思考就点了点头,祈少月可乐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直看着祈非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祈非无奈只能带着两个宝贝出门,路上一再叮嘱别乱跑小心危险,他可不想给岳如画添乱啊。

到了大街上,果然人潮汹涌,祈少月见如此热闹孩子心性就被勾起了,拉着祈少风东看看西摸摸,祈非都想立马抓他回去打屁股了!

剎那间一只猫儿跑过他们面前,祈少月还没摸过这毛茸茸的小动物又担心牠被人群给踩死,因此忘了一切叮咛直拉着祈少风追着那只猫儿跑,祈非不料这顽皮的儿子跑得这样快,一时被人群挤得追不上,虽说有阅楼和岸阁在暗处守着他心里仍是焦急不已。

祈少月拉着祈少风在人群中又钻又跑,现在来到了一处无人的树林里终于如愿将猫儿抱在怀里,虽说髒了触感仍是极好!

「我们该赶紧回去,爹爹会担心,待会可又要受罚了。」

「有哥哥陪月儿啊!哥哥哥哥!我想养这只猫儿!」

祈少风应了声赶忙拉着自家弟弟寻着回家的路,可没走几步路就被一名脸上带疤的男人拦住。

「小崽子们,跟我走一趟吧!」

没给两个孩子反应时间刀疤男人就把人迷晕带着孩子速速离去。

四皇子说我暗恋他免费阅读_甜甜小萌妃

武林大会聚地万阡稜峰。

岳如画待在影风楼的帐内心神不宁,久未离开祈非和孩子们,这一来参加武林大会老感不适,她有些烦躁的走到外头。

刚出帐子阅楼就奔了过来,岳如画察觉事情不妙领着人再度进了帐里。

「何事?」

「是属下的失职!方才出现一批死恃拦住属下,两位小主子行蹤不明,岸阁仍在追查。」

岳如画眼神冷冽,究竟是谁动了她的宝贝?看来此次不简单!而极有可能是和武林大会盟主一事有关,会是谁?

「让墨亭来顶替我。」

吩咐好一切岳如画飞速的赶去寻找两个孩子。

另一边孩子们的所在地是一个山洞,祈少风皱着眉睁开眼,待回神过来才想起他们刚刚被一个刀疤男人劫走了!他警惕的看着四周,无人看守,赶忙摇醒一旁的祈少月,祈少月醒来却找不到猫儿,正要大叫寻找之际却被祈少风快一步摀住嘴。

「无人看守,快跑。」

祈少月也知道自己犯了大错还连累哥哥,于是乖乖地跟着跑,然而跑没多久就听到后头的吆喝,是那刀疤男人追上来了!俩人拔腿狂奔,可惜很快就被拦住去路,刀疤男人狠狠的给了祈少风一巴掌,要再向祈少月甩巴掌时祈少风眼带警告护在自家弟弟面前。

四皇子说我暗恋他免费阅读_甜甜小萌妃

「哼!臭小子敢乱跑!在人手里还逞什幺英雄?!这就让你知道什幺人该惹什幺人不该惹!」

刀疤男人说完就拿出戒鞭甩向祈少风,祈少风虽是沉稳坚强,但终究还是个小孩儿,这一下就被甩得疼到冒冷汗,祈少月看到自家哥哥为了他而受到伤害心中自责不已,想要迈步挡在祈少风身前却被祈少风紧护在身后,接着刀疤男人又将一鞭甩了下来,祈少月能感受到祈少风身体狠狠的一颤,他顿时如一只暴怒的小兽扑向刀疤男人张嘴就咬,刀疤男人疼痛之下怒气更盛,一个掌风就要袭向祈少月,而此时一枚暗器射向他,硬生生在他手上划出一道血痕。

「是谁!」

而来人下一刻现身,一把弯刀瞬间挂在刀疤男人颈上。

「在下流寒宫教主绝夜,敢问阁下为何捉走风楼主挚爱的孩子?」

「你知道什幺?」刀疤男人警戒的看着绝夜,绝夜一派温文尔雅,他无从得知绝夜知道多少,这风为君有孩子一事他们也不确定,只知道这两个孩子是风为君的心头肉,而这绝夜也未听闻和风为君有交情又是如何肯定的?

「你是谁派来的?有何目的?」

绝夜不答反问,刀疤男人也不回答只是揣测着绝夜的底细。

「没关係,总有方法让你开口。」

刀疤男人还未反应过来就在绝夜的浅笑之下吸入药粉。

「这是流寒宫的独门绝学断生,如若没有吃下解药则需要每个时辰服下一粒暂缓毒性的药,不然可是会体会到内脏被侵蚀的痛苦,如若不信你大可试试。」

四皇子说我暗恋他免费阅读_甜甜小萌妃

说完绝夜就走向两个孩子,刀疤男人当然是听过流寒宫的断生,这可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毒药!

绝夜也不管刀疤男人怎幺想,一手抱着祈少风一手牵着祈少月就走。

「你们可是风楼主的孩子?」

祈少风尚未回答祈少月就先一步回答了,虽说轻易和人透漏消息是不明智的,但他觉得绝夜可信,况且绝夜也已经知道了不是吗?

「叔叔你是怎幺知道风为君是我娘呀?」

绝夜轻笑却不答,其实他是猜的,他恰巧来这帮人採药本是不打算救下不相干的人,可瞥到这两个孩子紫色带有金丝图腾的髮带就想到风为君,动作比思绪快一步出手救下这两个孩子,谁知就真的是风为君的孩子呢?让绝夜更感玩味的是风为君竟是女儿身且有了孩子,果真神秘而惊人!

「带你们去找娘,顺便把你哥哥的伤先治一治。」

「好!叔叔能跟月儿讲江湖趣事吗?」

绝夜温雅的应允,一手抱着祈少风,另一手牵着祈少月漫步,心想或许娶妻生子也是不错的吧。

客栈内,两名气质非凡的掩面人匆匆上楼找人。

「爹、娘!」

四皇子说我暗恋他免费阅读_甜甜小萌妃

祈少月原先在餵祈少风吃饭,见到来人心中大喜,难得小心的拉着祈少风奔向岳如画和祈非,而俩人也一人抱起一个又是亲又是揉的。

「可还疼?」

祈少风摇了摇头窝进岳如画怀里,岳如画心疼的又亲了他一口,这孩子大概也是吓着了不然怎会一直窝在她怀里?

祈非对于祈少月是又气又骂不得,最后看他泪眼汪汪的样子所幸作罢,平安就好。

「多谢。日后流寒宫有何需要帮忙影风楼定当不会推託。」

「风楼主客气了,在下早想和风楼主成为江湖好友,这下遂成心愿了。」

一起用了晚膳绝夜才领着杀气腾腾的俩人去找刀疤男人,此时刀疤男人药已又过了一个时辰,正蹲在角落暗自呻吟。

风为君一见到人就先给了一技掌风,对方立马喷出一大口血来。

风为君沉声发问:「谁指使的?」

刀疤男人早已疼得生不如死,见到如此盛怒的风为君抖着回话:「是左盟主啊!饶我一命吧!求求您了!」

风为君得知答案眼中闪过狠戾,这左问修她本就不喜,而她不过问盟主一事,现在这左问修为了续任盟主之位竟不惜得罪她!得罪影风楼!想要利用孩子好让她听话?真可笑!

四皇子说我暗恋他免费阅读_甜甜小萌妃

「莫气,处理他轻而易举别伤了身子才是。」

风为君发觉自己情绪激动了,调适过来后带着一行人回了客栈,放着刀疤男人自生自灭去。

两日后武林大会。

风为君的席位就在绝夜旁边,而祈非也扮成风为君的一名亲信跟在一旁,至于两个孩子已派众多影卫护着。

「诸位英雄豪杰,今日的武林大会依然先以武艺一决高下,我们在此共同见证!」

随着左问修的语落,比试如火如荼的展开,这一开始的比试只是些小人物的开胃菜,越后面越是精彩。

「还有人要前来挑战云谷谷主吗?若是没有在下可就等候赐教了!」

风为君冷着眼看向左问修,见他一副胸有成足的样子就直觉他使了不光明的手段。

「楼主。」

风为君示意凤珏孀接下去讲,结果果真这供众人喝的茶水里加了左问修的独门软筋散,这软筋散厉害的地方就在于无色无味且只有知晓药效的人才能使其发挥最大效用,呵,可惜遇到了凤珏孀此医药奇才且又得罪了影风楼!

风为君看向祈非,祈非点头示意后她便飞向场中央和云谷谷主一较高下,众人皆是震惊不已,一向不问这事的风为君怎幺就插手了呢?左问修见到风为君飞身出来也是又惊又怕。

四皇子说我暗恋他免费阅读_甜甜小萌妃

「若是没人要挑战风某,风某可就不客气的和左盟主讨教讨教了。」

众人一片沉寂竟是无人站出来,左问修硬着头皮走至场中央,迎面袭来的杀气让他不禁一抖仍是故作正气看着风为君,心想他还有着杀手鐗呢,无须太过担忧。

俩人不稍片刻就开始武斗,风为君是招招狠戾,看着左问修心惊的表情心中快意,谁让他伤了她的宝贝!

众人屏息看着此次比试,对于风为君的实力更加慑服,也一致认为此次的武林盟主非风为君莫属了。

而这时左问修猛然一挥衣袖,众人皆搞不懂他此举何意而风为君却速退多步,方才左问修不知又趁机撒出何毒药,竟敢在这公开公正的武林大会耍阴招!真是小人!

祈非和影风楼的众人也是又怒又惊,面上仍是一副云淡风轻故作镇定。

而风为君的招式虽是招招狠戾却猛然发觉一招不比一招,方才究竟是何毒药?!

祈非察觉出不对劲,虽说风为君看起来仍是处于上风然而动作却以不易察觉的情势放缓!

此时左问修朝风为君射出双刃,风为君轻易闪过却在下一刻感到一阵无力,她猛的瞳孔一缩,眼见下一波飞刃又袭来,此时一股熟悉的气息将她环绕,祈非正将她揽在怀里。

众人这下更是震惊诧异,来人究竟是谁竟将风为君揽在怀里还擅自插手比试!

「阁下可知武林大中比试不可轻易插手?」

四皇子说我暗恋他免费阅读_甜甜小萌妃

「呵,对众人下了独门软筋散还公然对为君撒不知名毒药却能脸红气不喘的在这说话,在下还真是头一次见到!」

方才一阵沉寂现在就像炸了锅一样议论声不绝。

此时终于有人憋不住开口询问了。

「阁下是何意?」

「你们不妨运气数分看看是否哪里不对劲。」

「你!这位阁下你已经破坏武林大会的秩序,现在还妖言惑众,我以武林盟主的身分命你离开!」

「呵,你还当自己是武林盟主啊?诸位,不妨试试在下方才所说的,凤楼主也可为在下作证!」

众人半信半疑,对于影风楼他们自当是信得过的,而风珏孀又是出了名的医术奇才,于是纷纷运气。

「左问修你这下可该给予交代!」

此时已有人脸色铁青的直问左问修,左问修脸色阴沉,没预期的又一个挥袖,祈非怒颜赶忙揽着风为君飞身离开数尺,没想到这个卑鄙小人在这个时候还故技重施!

而左问修也趁势丢下一枚暗器想要脱身,眼角却瞥到一抹银光,下一刻便和来人打了起来!

四皇子说我暗恋他免费阅读_甜甜小萌妃

众人此时皆目不转睛的看着那片烟雾,究竟是谁和左问修在过招?

待烟雾终于散开后,众人更是诧异,这一向难测而儒雅的流寒宫教主竟出手了!而百闻不如一见的弯刀寒夜更是英气逼人,绝夜果然也是一高手!

「奉劝左盟主勿再撒毒药,不然在下可不敢保证这弯刀会不会带下你的头颅。」

绝夜一个旋身一掌打在左问修的背部见左问修手一抬便以不慌不忙的的语气说道,左问修听到左盟主三个字更是倍感讽刺却又忌惮绝夜的话而不敢轻举妄动。

众人见绝夜将弯刀架在左问修的颈子处都鬆了一口气,而左问修咬着牙绞尽脑汁的思考脱身法子却没预警的吸入绝夜手里的粉末。

众人此时又见绝夜放下弯刀更是惶恐,这流寒宫教主究竟在想什幺?

「诸位放心,在下已让左盟主吸入断生。」

断生!众人无一不知道断生的可怕,因此个个放下心来等着处理左问修,而左问修更是面色刷白,他竟然吸入了断生!

「绝夜你这就错了,他早已不是什幺盟主!」

此时风为君被祈非揽着飞身至绝夜身旁,祈非虽是担忧风为君所中的毒药但风为君执意要亲自了结这事,因此他只能陪在她身旁顺着她的意了。

「诸位,我风为君在此推荐绝夜担任盟主!」

四皇子说我暗恋他免费阅读_甜甜小萌妃

绝夜看向风为君,风为君也正看向他,俩人心思各异却又了然对方的意思。

众人方才见识过绝夜的武艺,而绝夜虽说不过问这些事,但流寒宫的名声清高也算是江湖正派,且又是风为君亲自提名,因此无人反对,反倒是连声讚好。

于是此次武林大会盟主就由绝夜所担任,左问修所下的软筋散也被凤珏孀解了,而左问修被关进流寒宫的地牢体会断生的滋味,当然,祈非和风为君有前去『探访』,其实就是把祈少风所受的伤加倍讨回来罢了。

微风阵阵,风为君和祈非及两个孩子坐在河边看天灯,满天的暖色好不幸福。

「你可来了。」

「风楼主还将在下当朋友在下当是该来。」

「一起放天灯吧。」

绝夜儒雅的笑了笑,几人温馨的放天灯,祈少风和祈少月闪着眼眸看着天灯一点一点的升空,直到混入满天的祝福中再也分不清哪个是谁的。

「绝夜叔叔!教月儿耍刀好不好?」

「都有爹和娘教了还需要绝夜叔叔?」

「不一样啦!绝夜叔叔的弯刀多帅啊!」

四皇子说我暗恋他免费阅读_甜甜小萌妃

祈非差点没把祈少月抓过来打屁股,而绝夜只是轻轻笑着答应了祈少月,祈少月得到肯定的答案顿时高兴的扑向绝夜,这下他就能保护哥哥了!而祈非在一旁只能默默神伤,这臭小子!

不久后祈少月又兴奋的要求要去街上看热闹,绝夜主动答应带两个孩子去,祈非俩夫妻自是知道祈少月已吸取教训大抵不会再惹事便欣然同意了。

「麻烦你了,我们待会儿就跟上。」

俩人看着绝夜三人的背影慢慢缩小直到消失,此时祈非把风为君的头揽向他的肩上并轻扣住她的腰。

「绝夜自是不错的。」

「嗯。」

其实绝夜和几年前的婵晞是姊弟,他们自小相依为命,然而婵晞一心只想复仇,而绝夜不愿过着那样的日子便到江湖闯蕩,他也一直留意着岳王的动静,后来查出岳如画就是风为君,扬柝那场婚宴他只是想探查风为君究竟是如何,后来得知婵晞被杀一事自是难过,但他决然相信风为君的为人,也知道婵晞的复仇决心,因此最后仍是选择和风为君当江湖至交,仇恨之事便随风而去了。

风为君得知绝夜的身分也曾担忧过,但绝夜的诚心让她更加信任,她想,绝夜本该是一国的皇子如今却流落江湖,如此才人担任武林盟主自是适合不过了,俩人算是英雄惜英雄,江湖啊,挚交难却易。

「走吧,担心受凉了,娘子现在可是又怀有身孕哪!如此深情为夫定当好生照顾!」

风为君边让祈非披上披风边伸手拧了拧他的腰。

「唉呦呦轻点啊娘子!」

四皇子说我暗恋他免费阅读_甜甜小萌妃

「下次可不生了!」

祈非赶忙追上风为君从她身后抱住她并低头吻住那香软的唇。

「娘子莫气,妳说这孩子要是个女娃就叫少雪可好啊?咱们组个风花雪月!」

「那哪来的花?我可不生了啊。」

祈非杏眼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妳就是那朵花儿啊!」

上了祈非的当风为君这会一阵无语,这都是些什幺逻辑?

祈非这下乐了,爽朗大笑而出,「好一个元宵,娘子笑一个吧!」

风为君心里也确实感到好笑,于是任着祈非牵着她走着,轻勾朱唇,该去找孩子们了。

元宵灯色暖,伊人缱绻伴。

关于作者: 小久久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