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情感故事

潘春春露熊_潘春春的小说阅读

这话让他大惊,不明白自己究竟做了什幺,急急弯下腰,歪头去找她敛下的眸,忐忑不安地打着手势问她究竟是何意。

谁知她是益发彆扭了,左闪右躲的扭着身子,怎幺也不肯和他对视。

石更急得没办法,只得稍稍使力托住了她的脸庞不让她逃避,意外地撞进她湿润的眸子。

好端端的,她怎幺哭了?

他一下六神无主,连忙用指揩去她的泪珠,偏生不知道是不是他指上的茧太粗砺,磨得她更是落泪不止,都已啜泣出声。

他一慌,连食篮都顾不得拿了,一把将她搂进怀中,抱着她轻轻摇动,一如她孩提时代他一贯的哄慰方式。

「石更哥⋯」她呜噎的声音像只小猫,细细弱弱的,好不委屈。

不哭不哭。

他发不出声,只是在心里喃喃安慰,一下一下的轻拍她纤细的背,将颊紧紧贴着她髮顶,着实心疼不已。

这样的安抚骤了效,她总算止下了哭声,头仍埋在他胸膛,鼻音浓厚,「石更哥,你、你是不是讨厌我了?觉得我总是刁钻任性、无理取闹⋯」

他不知她怎幺会这幺想自己,连忙摇头,收拢了手臂紧紧环住她,想驱走她那些胡思乱想。

潘春春露熊_潘春春的小说阅读

她身躯总算没那幺僵硬,可没一会又问,「石更哥,那你为什幺要躲我?」

他虽自觉没有,但又想起前阵子自己心里的结,倒是有几分尴尬,下颔轻轻摩挲着她的髮表示道歉,怎幺也没想到她会敏感至此,甚至为了这伤心难过,真是恨不得她能打骂自己一番,好过她憋在心里头。

可是她没有,只是可怜兮兮的吸了鼻子,哽咽哀求,「下回不许了,好不好?」

好,当然好,他以后再也不会了!

他最不愿意的就是她伤心难过,连忙点头如捣蒜,几乎要指天画地的发誓,却被怀中的姑娘拦了下来。

她连连摇头,「这事才不值得石更哥你发誓呢!我相信你。」

见她破涕为笑,他这才放下心来,长吁了口气,手鬆了些,虚虚的扶着她的腰,腾出一只手来替她将颊上残存的泪水擦乾。

她任他擦拭,刚哭过的眸子湿湿的,粼粼闪着光,「石更哥,我⋯想再问你一个问题。」

石更点头,忐忑等着她的问题。

她同样吞吞吐吐,「我要问你,你、你对我⋯对我⋯」

但她话说了一半就结巴的续不下去,又对上石更那双专注等候的眼,勇气顿失。

潘春春露熊_潘春春的小说阅读

她一咬唇,又撞入他怀里,「没事,我不想问了!」

他实在捉摸不清姑娘家这反反覆覆的性子,困惑的挠了挠头,但只要她不哭,就什幺都不在意了。

他安下心来,这才发现自己竟搂了她那幺久,一惊,连忙缩回了手。

这让尉迟不盼噘起了嘴。

他紧张的比了比眼睛,又用两指凌空滑步,表示这街上人潮往来,怕教人看见了招来误会。

她不看他的解释,垂下了头,「和我就怕人误会⋯和其他姑娘倒是不怕了⋯」

这话说的是酸味十足,不过她的音量极小,又说得含糊,石更一时以为自己听岔了,有点不敢置信的看她。

察觉到他的诧异,她抬起头来,清亮的眼眨了眨,有几分无辜。

他这下确信是自己听错了,便不放在心上,重新拾起食篮表示要送她回去了。

尉迟不盼点点头,自发的把手放进他空着的右掌,「石更哥,我伤口好疼,你帮我握着好不?」

这理由实在牵强,饶是憨厚如石更都觉得迟疑,可看她眼底好像又开始湿润,连忙点头答应,小心翼翼地将她的手裹在掌心,牵着她走,却偷偷多了些心眼,特地绕了些路避开大街,就怕撞上了熟人。

潘春春露熊_潘春春的小说阅读

只是走没几步路,尉迟不盼就软声抗议,「石更哥,你这样带着我绕来绕去,我都要迷路啦!」

石更实在有些头疼了,他是想护她名声,怎的这姑娘比他还不把闺誉放在心上?

只是他转念一想,她生活单纯,出入不过就是往来于向家和天工坊之间,不似他东家修西家补的熟门熟路,走不认识的路难免害怕。

这解释合情合理,他这下也没办法了,只得硬着头皮带她走回大街上,所幸此时正午刚过,有些人怕晒没出门,有些人用过了饭在小憩,街上空蕩蕩的没什幺人。

他才刚放下心来,远远的就有人喊了声,「二姑娘!」

他登时就不自在了起来,尴尬地想缩回手,就被她牢牢握住。

他还念着她手上的伤,哪里敢让她使力,只得又重新牵好了,那人已然走近,将他俩的动作尽收眼底。

他狭长凤眸飞快扫过两人交叠的手,眉一下蹙了起来,扬眸瞪了石更一眼,可是转头看向尉迟不盼时目光已放柔。

「汪公子。」她笑吟吟唤那人,态度比石更坦蕩的多,依旧亲暱的捱着他,谈笑自若地和汪秀才寒暄。

两人看似相谈甚欢,石更也插不上什幺话,加上汪秀才一双眼老滴溜溜的在他身上打转,像是在估量着他的斤两,让他不自在的垂下头去,一直到他离去都没再抬头,只是加快了脚步送她回家。

尉迟不盼见他送自己回来就匆匆要走,忍不住出声喊住了他,「石更哥?」

潘春春露熊_潘春春的小说阅读

他默默抬头,可看向她的眉眼是藏不住的失落。

她却一下捂嘴笑了出来,好半天才清了清嗓,「石更哥,你瞧那汪公子如何?」

他不知道她问这话是何意,只觉得心里泛酸,踌躇了一会,还是老实点头,用两只食指碰在一块,表示两人极为般配,那汪公子条件极好。

「汪公子是挺好。」她点头附和,看他头又蔫了下去,伸手轻抵他额心,让他抬起头来,「可是石更哥,你半点都不输他,甚至比他还好。」

她纤纤玉指和他的粗糙指腹不同,柔软娇嫩,像春风拂过山林,拨开了雾。

他知道自己的斤两,怎幺也没办法和那汪秀才比,把她的话归因为她心地善良,饶是如此,仍是有些害臊,淡淡浮出一层红来。

「我是说真的。」那洪潮像是会传染似的,也染上了她的腮,霞光灿烂,「石更哥你很好,我很喜欢你。」

她最后五字说得极轻,听在石更耳里却惊起层涛,久久无法平息。

她、她、她⋯⋯她方才说了什幺?

他魁梧身躯晃了晃,脑袋发昏。

这⋯他⋯她⋯不是⋯可是⋯⋯

潘春春露熊_潘春春的小说阅读

他眼睛瞠得老大,盯着她羞赧脸庞,半瞬都捨不得眨。

她面上虽有流霞,可比他镇定的多,还能弯着嘴角,甜甜的瞅着他笑。

正是她那份坦然让他回过神来。

她的喜欢⋯不是他所想的那种喜欢吧?

他只有办法做出这个解释,倒是一点一点地冷静下来。

他不能这样自作多情,她喜欢他,一如她喜欢爹娘、喜欢手足、喜欢鲜花、喜欢猫狗⋯⋯总之,不是他奢望的那种喜欢。

他百般告诫自己,总算是鬆了口气,只是心底又泛起淡淡的萧索。

不过就算说服了自己,他仍是无法心平气和地看她,胡乱点着头,打着连自己都不知道要表达什幺的手势,连她的反应都没敢去看,转头就是落荒而逃。

关于作者: 小久久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