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情感故事

情窟中凋零的警花阅读_www警花合集

待他跟回向家,尉迟兄妹早已入了房。

石更打小在向家长大,对格局自是一清二楚,脚跟没几旋就走到尉迟不盼房前,却不敢进去,小山似的杵在外头听她兄妹二人对话。

「还疼不?不行⋯瞧妳抖成这样⋯我瞧得让大夫来一趟。」

「不用。」尉迟不盼止下了哭声,只是仍一抽一抽的,「都大半夜了,别扰了上官叔叔。」

「⋯」尉迟不悔不放心,老的扰不得,小的总可以吧,「那上官好呢?让上官好来看看。」

「真的不用,哥哥。」她依旧不肯,「我没事,就是脚板上那道口子疼,不是多大的伤,你让上官哥哥来会笑话我的,你帮我上药就好。」

「妳不疼,我可要心疼死了⋯」尉迟不悔才要继续说服,马上又举旗投降,「罢罢罢,妳别这模样,不请就不请,我去看换儿水烧好了没。」

知尉迟不悔要出来了,石更连忙退了一步,就怕他撞见自己贴在门板上偷听,见他推门而出,眼巴巴的望着他,等着他告知尉迟不盼的近况。

情窟中凋零的警花阅读_www警花合集

可尉迟不悔看他守在门外,半句话也不说,一把扯住石更的衣襟,将他推至数步之遥的木柱上。

「石更,我不想冤枉你,就问你两件事。」他一脸阴鸷,哪还有半点方才跟尉迟不盼说话的轻慢温语,指节紧得发白,「你虽没和盼儿一道出去,可是你有碰上她是不是?」

见石更点头,他脸色更青,「然后你让她一个人走了,是不?」

这问题让石更有些迟疑,他真以为尉迟不盼和汪秀是一道的,才强逼自己让她离开,怎幺想的到她竟会一个人在外头徘徊到那幺晚⋯⋯

但就结果而言,他终究是让她落了单,还弄得如此狼狈,故而他愧疚点头。

只是他点下的头还没抬起,尉迟不悔的拳就砸在他腹上,痛得他弯下腰,压根儿站不直。

「石更,亏我和盼儿真把你当亲哥,你是这样子见色忘妹的?」尉迟不悔这一拳一点也没留力,收回了手仍将关节折得啪啪作响,「我告诉你,盼儿若真遇到了什幺事,我唯你是问!」

石更回不出话来,只能按着腹部直直作呕,听见尉迟不悔丢下这幺一句话就往灶房而去,不仅将怒气发洩在一路所见之物,更是迁怒在自家小弟身上,吼声震天,「向不换,你是去跟太上老君借炉火了是不是?水烧好了没?」

情窟中凋零的警花阅读_www警花合集

尉迟不悔动手他是毫无怨言,只是这下他又多对不起向不换了⋯

石更无奈叹息,谁知这幺一来就牵动了腹部,疼得龇牙咧嘴,好半天才能慢慢挺起腰来,摇摇晃晃地又走回她房前守着。

他这可怜兮兮的模样没换得尉迟不悔的半丝同情,端着热水入房时依旧是恶狠狠的一剜眼刀。

石更默然受了,待他关上门后又蹑手蹑脚的附耳偷听。

「妳脚上有伤就别沐浴了,擦擦身子就好,待换过了衣服再上药。」

「嗯。」尉迟不盼轻声应了,顿了顿才迟疑开口,「哥哥,石更哥⋯在外头吗?」

「没。」尉迟不悔一声冷笑,「我哪有看见半个人,只看见了个畜牲。」

「哥哥!」她轻声止下他刻薄言语,「不关石更哥的事,是我不好⋯他本来就和另一个姑娘约了,是、是我自己心血来潮到湖边去放水灯,一不留心才摔到湖里去,没想到教石子磕了脚⋯跟石更哥半点关係也没有。」

情窟中凋零的警花阅读_www警花合集

「妳甭替他说话。」尉迟不悔嗤出声来,「今天要换是我,就算和人相约,也不会落下自己妹妹一个人。」

尉迟不盼默然,好半天才幽幽叹息,「可是你是我亲哥呀,石更哥哪有那个责任照顾我⋯」

她话说不下去,停滞了一会,「哥哥,你请石更哥回家吧,这事和他无关,他也不用自责。」

「谁管他!」尉迟不悔一呸,「我恨不得他在外面跪上三天三夜,最好还以死谢罪⋯」

「哥哥,你别这样。」她叹气声藏不住疲倦,「我梳洗一下,你在外头等会,顺便让石更哥回去好不好?」

尉迟不悔拗不过她,环臂出门,口里说的却是另外一套,「石更,盼儿要你有多远滚多远,别在这里碍眼。」

这让她在里头抗议,「哥哥!」

「好吧,那不是盼儿说的,是我的意思。」尉迟不悔一撇嘴,「但还是一样,你给我滚!」

情窟中凋零的警花阅读_www警花合集

石更怎幺肯,直直比着房内,一连打了好几个揖,表示自己想入房看看她,给她赔罪。

「好啊。」尉迟不悔笑了,眉眼却没半点笑意,「你进去正好,去瞧瞧盼儿脚底那道口子,足足一指长,伤口多深吶!罗袜上都是血,一拧能挤出大半盆。你去看看,然后割两斤肉下来赔罪。」

「哥哥⋯」尉迟不盼实在是无奈不已,知尉迟不悔是不会帮自己劝石更了,索性自己开口,「石更哥,晚了,你回去歇着吧。」

他好不容易才听得她对自己说话,怎幺肯走,才刚跨出一步,就教尉迟不悔横身挡在前头。

尉迟不悔虽口口声声要让石更进去看,可是行为表现可不是这幺一回事,瞇着眼和他相望,修长身躯半步不让,一直到尉迟不盼开口让他进房上药才碰的一声关上门。

石更被甩了一鼻子灰,这下更是沮丧了,颓然垮着肩站在门外,听着她上药时的嘶嘶直抽气,心肝是那个疼啊,恨不得扇自己几十个耳光。

都不知等了多久,尉迟不悔才又开了门,见他还在外头,一扬眉,把鱼洗塞在他手上,「去倒了,然后告诉换儿不用再烧水,可以下去歇息。还有,今晚我就在这守着,免得盼儿有事,一个人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尉迟不悔最后一句故意说的极重,就是存了心思要石更难受,而他也真的自责不已,羞愧地垂着眼不敢看他,只是直直盯着水面。

情窟中凋零的警花阅读_www警花合集

水色鲜红,像是在提醒他的罪孽。

他知道尉迟不悔对于自家妹子的事向来都是小题大作的看待,给针扎了下都像断手断脚似的,可他知道他这回说的句句属实。

那伤⋯该多疼啊⋯

他多想进去看一看她,好好向她道歉,可他不敢。

莫说尉迟不悔肯定饱拳轰他出来。他最怕的却是⋯看见她眼底对他的疏离。

怀着这矛盾的心情,他焦躁吐气,依言去倒了那盆水,又去灶房找向不换。

向不换早就坐立难安的烧了许久的水,没得到兄长的吩咐又不敢任意离开,见石更进来,嗖一下站了起来,「石更哥,姊姊还好吗?哥哥说她受伤了,伤口严重吗?」

石更知道的没比他多多少,对于这些问题只能苦笑以对,简单打了几个手势表示有尉迟不悔照顾她,要他不用担心,早点去休息。

情窟中凋零的警花阅读_www警花合集

「不行不行。」没从石更那得到半点有用资讯,向不换再坐不住了,「我得去看看姊姊才安心。」

他话音未落,人已一溜烟跑得不见蹤影,也不顾灶中的柴火烧得正旺,独留石更高举着欲拦他的手,好半晌才讪讪放下。

他比向不换谨慎的多,怕灶火引来祝融之灾,只得无奈收拾残局,谁知他也心急着要回去,动作粗鲁草率,一不小心就被浓浓烟雾呛着,重重咳了好一阵,眼角都给逼湿了。

可他没去拭,只是丧气坐在地上,好半晌才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重回尉迟不盼的房前。

关于作者: 小久久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