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情感故事

医生相亲小说_好看的乌龙相亲小说

顾芙遥睡得浅,起得早。加上床不好,天才亮她就睁了眼。

眼一张就侧了头朝椅褟上望去,除了散落的紫袍与紫笛外,哪还有紫的影子?

顾芙遥轻咦了声想起床,手却触碰到一丛毛绒绒的东西,低头一看,一紫毛团缩在她的怀边,小头颅窝在颈颊,蓬蓬的尾巴圈住了全身,尖尖的耳朵耷着,呼噜呼噜睡得好不自在。

不是说要做人吗?为了她说男女授受不亲这几字,幻回了狐也要跳到她床上?

轻摸了摸了他尾巴,这触感好熟悉喔!敢情好她是抱了他一夜?

挑高了眉笑笑,顾芙遥将拆散的髮带拿来,轻手轻脚地在他头上打了个蝴蝶结。然后闭了眼翻身向内装睡,连棉被也拉走。

顿失温暖的小紫狐,搧了搧尾巴醒来,望着捲成一球的背影,低低地嗷了一声。起身探出一爪在棉被上轻抓了抓,以为顾芙遥睡得熟,爬到她枕边偷看她的睡容,垂着首,伸出小小的舌头在她颊边轻舔两下。

转身,小紫狐就要跳下床,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没想到还没跃下地面,就给捞回床上了。

医生相亲小说_好看的乌龙相亲小说

顾芙遥拎着他看,「嗯?」

小狐黑黝黝的大眼睛骨碌碌地转,紫尾巴摇啊摇晃啊晃,煞是可爱。

牠将一爪搭在她脸上,又伸出舌头对着她的唇轻舔了下。

被小狐貍舔就跟被狗狗舔一样,虽不至于让她脸红,但她还是一愣,鬆了手让小毛团栽到棉被上。

「你!」顾芙遥揪住牠的尾巴不让牠窜走,「不是跟你说了,别到我床上来!」

看着在手下挣扎的小狐,实在模样太逗人了,轻按住牠,顾芙遥倾下头来,啃了下牠脑袋,咬了下牠耳朵。这让她想到小时候,老喜欢把布娃娃的手手脚脚放进嘴里咬着到处跑,然后被哥哥说是笨小孩,布娃娃又不好吃,放进嘴里干啥?

她轻轻笑着,没想到忽然紫烟一冒,眼前变了个大男人。

紫皱着脸瞪她,柔媚的眼瞳像是要滴出水来。他捂着耳朵说道:「妳怎幺可以咬我?」

医生相亲小说_好看的乌龙相亲小说

「你……」戏谑语还没说出,顾芙遥被他堵上了嘴。

不知道是舔还是吻,紫缠绵在她嘴边,细细地吸允着,像是正在汲取花蜜的蝶,眷恋不去。

顾芙遥何时被人这样亲吻过?炸红了脸向他轻推。

这一碰触,光洁的触感让她向下一看,才发现了他的身上并未穿着一丝半缕。

「啊!」这回她是结结实实的硬把他推落了床,咚的一声不小。

紫喊着痛爬起来,看着顾芙遥掩着两眼,再看了看自己未着衣的身体,不由得好笑的揉了揉她的头,乖乖地走至褟边去穿衣。

「好了吗?」

「行了!真不知妳会这样害羞!」紫对着铜镜整衣,然后看见了脑后不合搭的粉红蝴蝶结。「……这是什幺?」

医生相亲小说_好看的乌龙相亲小说

顾芙遥自指缝间看他,「什幺是什幺?」

脑中一转念他看着她,「妳装睡?」

「什幺装睡啊?」顾芙遥耍着皮。

「不然妳这是什幺时候给我结上的?」拉了拉蝴蝶结,扎的颇紧他又看不见脑后,取不下来。「妳给我拆下!」

「哼!谁让你混上了我的床,还不穿衣服!」一想到,她的脸就又红了。

「狐狸只穿毛不穿衣。现在不是穿好了吗?」紫做到床沿边让她解着蝴蝶结,「对不起!」他轻声道。

「为什幺要跟我道歉?」两三下髮带就散在她手里。

「我说要做人,可是夜里想着妳,却又化成原形跑进妳怀里,本想这样妳就会不知道的。」紫的声音越说越低。

医生相亲小说_好看的乌龙相亲小说

「罢了!横竖那也是你的原样,跟你说了,我心里把你当人,不管你是啥模样,你都是紫,不会变的。」顾芙遥推推他,「我换衣,你先下来拿些早膳来。」

紫点点头,出了房间阖上了门。

关于作者: 小久久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