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情感故事

不小心摸了女同学下面_不小心把女同学摸出水

「阿义你听好了!典礼结束后就带他回来!知道吗?」

「知道了,我如果有事,也会叫人帮忙带他回来的,出门了」

白茗艺从早上开始,她的脑袋就昏昏沉沉的,虽然她的父母及她哥哥白啡义都叫他别去学校,在家休息,但白茗艺不听,就是坚持要去,在争执之后,因为白茗艺的固执,她的父母只能妥协让他去,但前提是要白啡义到学校的这段路中都要顾着她。

白啡义在他母亲的压迫感之下答应了,牵着白茗艺的手走了出去,白啡义出去之后,发现林维宏跟徐恩灿站在门口前等她,他们一起去学校,进学校后,白啡义就跟他们说要带白茗艺去教室就分开,而路程中有无数双眼睛看着他们议论纷纷。

「欸欸!你看那人又在勾引了」

「噗噗,就是阿」

原本听到这些话的白茗艺打算忽略掉,但是听到这段话的白啡义,想过去解释,却因为白茗艺的手抓地比出门更紧,白啡义也知道白茗艺听到,而白茗艺不想让白啡义惹祸,他都知道,他才没去做,当他正打消念头时,有人替他们说话。

「你们的眼睛是瞎了还是怎样?」

「阿……许同学」

「他们是兄妹,他的妹妹是高一新生,要是被教官知道,你们知道会怎样吧?」

「对…对不起!」

不小心摸了女同学下面_不小心把女同学摸出水

站出来讲话的是跟白茗艺他们有交情的许岚傅,说话一点也不留情,而且还笑着说出来,把跟他同年的女孩子给吓跑,之后比了一个ok手势,白啡义跟他点点头后才走。

琴玉高中第一学期的开学典礼要说校规,要参加开学典礼的只有新生,新生的书也都是在开学典礼前发,所以白啡义才要带他去教室,他把教室门打开,白啡义巡视一下,看到林惠纹,把他叫过来,最后跟他交代几件事情才走。

『那幺,以下几点报告完毕之后便自行解散』

在琴玉高中的体育馆间礼堂内,是刚入学的新生们,站在台上的号称琴玉高中最帅的教官,身穿蓝色之福,留着一头黑色短髮,带着眼镜,一上台底下的人说着花癡的话,围堵站在边边角角身体不适的白茗艺没再注意台上教官。

旧生则在教室里发书和选干部以及打扫教室,新生的教室也只有这天是旧生帮忙的,当做完这些事他们就可以走,新生是典礼后,白啡义原本就有提早走的想法,却被老师叫去,他也不可能叫身为副班长的林维宏,而林惠纹也有事不能帮,就只能去找徐恩灿。

「阿灿你能帮我去体育馆吗?我被老师叫去,其他人也都有事」

「可以,只是去接妳妹吧?」

「对,可以的话就带到茗啡去,不行的话,就在保健室等我吧」

「那我带他回去,你去忙吧!」

白啡义跟他说声谢谢就离开,徐恩灿很快就去了体育馆,他发现新生早解散,他就急忙的寻找白茗艺,跑了一下,看了一下,他看到林惠纹扶着白茗艺,就走了过去。

「阿……抱歉……」

不小心摸了女同学下面_不小心把女同学摸出水

「更严重?」

双方是认识的,只不过太在意自己功课的白茗义大概不知道是谁,大部分时间都放在功课上,不会去注意自己哥哥的朋友。

徐恩灿问了问林惠纹,林惠纹点了点头,徐恩灿想扶着他回去也不太好,就叫林惠纹把白茗艺放在他的背上,背他回去,而东西也帮白茗艺拿着,为了不让白啡义白跑去保健室,就在路程中打了通电话给他。

「喂?阿义,我把他带去茗啡,你别再去保健室了」

『喔…恩,谢谢,帮了大忙,他生病,我很担心,所以让他早点休息会比较好,喂!林维宏你给我住手!好啦!阿灿慢慢走吧!先挂了!』

「……那两人又在干嘛啊?」

在挂掉的时候,徐恩灿看了看手机,好奇着白啡义和林维宏在干嘛,虽然很快就把手机收起来,停止想那个,看了看白茗艺,加快速度带去茗啡要紧。

{铃铃~}

许恩灿把茗啡的门打开,发出了铃铛的声音,一开门看到的就是白茗艺的母亲──廖红琪在忙着煮咖啡招待客人,看着忙碌中的廖红琪徐恩灿打算就这样走过去,不打扰到廖红琪,但还是被发现,可廖红琪只示意要他揹到楼上去,徐恩灿点点头的往跟门形成一条线的门去,拉开门準备上楼,却遇到穿一身西装的白茗艺的父亲──白杰合。

「伯父您要出去吗?」

「是阿,小艺麻烦妳了」

不小心摸了女同学下面_不小心把女同学摸出水

「不会,路上小心」

两人各自说完话后,徐恩灿就走去楼上,一上楼就是客厅,中央放置着白色沙发组,徐恩灿把白茗艺抱在三人座让他躺着休息。

「他意外的轻阿……满可爱的,帮她报名吧,校花」

他把白茗艺放下后,开始思考,并且擅自决定一些事,抬头时看到了一个装满书的书柜,同时也看到跑上楼且衣衫不整又呜着嘴红着脸的白啡义,两人视线刚好对到。

「你……怎幺这样?」

「要你管!我上去换衣服!」

「林维宏又干了什幺傻事?让他这幺生气」

白啡义快速的跑到自己的房间,徐恩灿看着那个房门,思考着怎幺会那样,没得出答案,只知道一向从容的白啡义那幺惊慌,真不像他什幺的。

徐恩灿在想完这些之后,重新看那个六排书柜,上面两排放讲义,第三排没放书,或许是準备放以后的讲义,第四到五排放绘本,剩下一排放小说,徐恩灿抬头起来一排一排看,发现第四排的中间放着一本约三公分厚的小说,那本小说中间露出一个书籤,不是普通的书籤,是一张特别製作的书籤,看得出来是用照片特别製作。

而徐恩灿又往书柜上方看,发现那个防止有人乱拿的玻璃橱窗上有一张照片,还发现那张照片的背景跟那张书籤的一部份很像,他就觉得那张书籤就是那张照片,那张照片里有七个人,背景是茗啡,其中四个人是白茗艺家的人,但其他三个人一男一女和一个小女孩,全部都很开心的笑着。

「你在看甚幺?」

不小心摸了女同学下面_不小心把女同学摸出水

「书柜的书」

「那个书柜里的书全是小艺的,那个还算少,那个书柜是为了小艺方便读书买的,不过当他真的想要自己一个人读的话,他会去书房,书房那裏有一半都是他的书」

「好多」

徐恩灿听了白啡义的话,瞬间觉得白茗艺的书好多,但他又想想,就忽然觉得没那幺多,毕竟自己的书说不定比他还多。

白啡义拿了几颗感冒药,放在桌上,再去装水放旁边,白啡义原本打算就坐在旁边等白茗艺起来,可他发现徐恩灿一直盯着那本约三公分厚的小说,就走近一问。

「好奇吗?那本书?」

「有点」

「你到那边的单人椅坐下吧,我跟你说说」

徐恩灿听从白啡义的话,走到了那张单人椅坐下,而他看着白啡义走去厨房,到了两杯果汁,一杯给徐恩灿,一杯自己,徐恩灿道谢后,白啡义走到了对面的双人座坐在偏向白茗艺的位置,就开始说话了。

「那本书是小艺唯一看到一半的书,还是别人送的」

「谁?」

不小心摸了女同学下面_不小心把女同学摸出水

「是一个他非常非常喜欢的一个阿姨送的,我记得那天的早上七点多,我们都在帮忙準备开店,而在準备中途,那一个阿姨开车来了,他跟她的丈夫一起下车,当妈问怎幺会来时,他们只说想我们才来的,然后阿姨就走向的小艺,把那本书拿给他,说那本要送他,一开始小艺是拒绝的,但因为妈和爸都说可以拿,他才收下的,他那是时候很开心,但……」

白啡义再说的过程中,他知道徐恩灿听入迷,但也快到最后,已经说到白茗艺为什幺把书看到一半就不看,虽然剩下的有点不敢说,但还是要说。

「但?」

「但那天的下午,传来他们的死讯,那时候小艺才把书看完一半,小艺当时听到的时候,作为纪念小艺一边哭着一边把那张特製书籤放了进去合起来,之后参加他们的葬礼,发现他们的女儿没有哭,也发现这个小女孩的脸上没有任何笑容,小艺当时还以为那个小女孩没心没泪,他在我们要回去的时候,走过来找我们,他拿了一张那个特製书籤的原照片说:『这个,是在爸爸妈妈的房间找出来的,给你们』,他说了这种话,那时候,我们知道了,他不是没心没泪,之后回到家,小艺就叫妈把那张照片贴在那裏,事情就是这样」

说完之后,两人都安静了一分钟,徐恩灿就忽然有问题,他的问题是几年前的事?他脑中忽然想到这个问题,他就问出口了。

「那是几年前的事?」

「七年前喔,当时我11岁,小艺9岁」

「都那幺久了?」

白啡义点点头,接下来又安静了许久,白啡义看徐恩灿也没什幺话要说,就把电视打开来看,看到白茗艺睡起来为止,当白茗艺睡起来时,白啡义就用了一些饭给他吃,让他别空腹吃药,白茗艺也乖乖吃了,吃完之后,才发现到徐恩灿的存在。

「哥,这个人是谁?」

「你呀,早上真的昏过头了?他是徐恩灿,是我和宏的朋友兼隔壁同学,把桌上的药吃了」

不小心摸了女同学下面_不小心把女同学摸出水

「是喔」

白茗艺问完后,就把药吃了,看着电视,又忽然看向月曆,再看向白啡义。

「哥,你生日快到了,你要吃甚幺?」

「都可以,你煮我就吃」

「好喔」

在一旁听着的徐恩灿,听到白茗艺说话才发现,白啡义的生日真的快到了,但他也发现现在已经一点多了,忽然想到要快点回家的他,跟它们道别,白茗艺道谢后,就走了。

「哥」

「干嘛?」

「他……好帅喔!」

看着犯花癡的白茗艺,白啡义转头看他,他是第一次从白茗艺的口中说出除了明星以外的人帅,他看了下时钟,就跟白茗艺说,客人太多他要下去帮忙,要白茗艺在楼上休息,白茗艺虽然也想下去,但被廖红琪叫上来休息,后来他打了电话把林维宏叫来帮忙。

关于作者: 小久久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