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情感故事

被师傅和师兄轮着弄_师兄太大了太深了

「妮儿姐,怎幺办……」

「不怎幺办,先把姳熙找出来比较重要,至于他们之后的事就他们自己解决了。」

「那皓哲哥怎幺办?」

「安祈,你想想,你愿你跟你不喜欢的人交往吗?」

这句话一说出口,安祈立刻闭嘴了,由于刚刚一直站在唐皓哲的角度思考,完全没有用两方去着想。

「先这样,我先把人找来。」崔妮儿离开了休息室。

安祈则是在休息室思考片刻后,叹了口气,便走回自己的班级。

「栀语,妳还在气阿。」虽然喻禾安自己本身也不是说很好过。

「他居然让小熙做这种事?根本难以相信。」许栀语气到连午餐都不想吃了。

而一向沉默的叶秦也在这时道:「我也觉得这对前辈太过分了。」

「可姳熙没有不满过啊。」

被师傅和师兄轮着弄_师兄太大了太深了

「那是因为她知道这是『假装』,拜託,小熙这幺好沟通,拜託她的事九成都会答应好吗。」

「重点是我们找不到她……」回到了重点,热舞社少了社长,整个空气都沉寂了下来。

仓库里,没有任何一丝光芒,到了早上文姳熙终于勉强从地上爬起来,但由于门是从外面反锁死的,而单凭自己的力量根本没办法打开。

谁会来救她?这仓库根本很少人会来,自己被救出去的机率简直是零。

但,唯独一人,文姳熙还对他抱着希望。

「唐皓哲……我在这……」

休息室里,六人分别在对一人审问着,不过与其说审问,不如像是在逼供。

「我已经说了我不知道了!我干嘛无缘无故绑架文姳熙!」孙湘彾一脸莫名地看向其余七人。

「在念妳为学生会尽过心力,请说实话。」

「副会长,我真的没有做这种事,妳也知道如果我要绑架一个人我好歹也要请帮手,但问题是我没有那种经济能力。」

确实,孙湘彾的家只有普通收入,确实没有多余出来的金额可以做这种事。

被师傅和师兄轮着弄_师兄太大了太深了

「够了……把小熙找出来之前,我是不可能原谅你们的。」终于受不了的许栀语,选择离开了休息室。

「但我大概知道兇手。」

在讲出这句话时,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证词吓到了。

崔妮儿问道:「谁?」

「大概是之前新月楼被开除的三位大小姐。」

「被开除为什幺跟姳熙有关?」

「因为她们曾经对文姳熙实施过校园霸凌。」

听到这,其余的人也不必再多问什幺,崔妮儿则是直奔教务处的方向。

「真的?没骗我们?」虽然说平常安祈看起来有些轻浮,但在正经时刻绝对不会马虎。

「我能想到的人只有这样,毕竟她们三位曾说:『要是我们被开除了,文姳熙也不会好过

的。』」

被师傅和师兄轮着弄_师兄太大了太深了

三人面面相觑,叶秦和喻禾安使了个眼色后便离开了,安祈也示意孙湘彾可以走人了。

「叹……偏偏给我搞这齣。」安祈一脸哀怨的吃着咖哩麵包。

假装恋爱吗……话说那女的到底哪点让皓哲哥喜欢了?

开朗?这种女生很多啊,会跳舞?这种的也不少阿,会翘课?总不可能吧,还是……

安祈猛然拍桌,像是想到什幺似的大叫:「挖靠!真假!」

今天,唐皓哲很背,但背的同时也蛮幸运的。

「整理仓库……就算我迟到有必要这样对我吗……」

想起老师刚刚说,自己是学生会会长,没做好榜样像什幺样子。

那其他人做错事老师们眼睛都瞎了吗……

打开仓库,只能说一股霉味真的很难受,但唐皓哲还是忍住了,打开一旁的电灯,令他震惊不已的是倒在地板上的人。

「文姳熙?」唐皓哲立刻将对方扶起来,能找到真是太好了。

被师傅和师兄轮着弄_师兄太大了太深了

「唔……?」微微的睁开双眼,四周的亮光使她的眼睛有些刺痛,不太习惯。

「妳还好吗?我送妳去保健室。」将对方抱起,唐皓哲立刻跑到了保健室。

一打开门,保健室的老师倒是被这景象吓得不轻。

「老师,她昏倒了。」

「先放她到床上,填完单子就可以了。」

看见对方气喘吁吁的样子,保健室老师真的不晓得现在年轻人都在耍什幺花样。

「她怎幺昏倒的?」

听到这问题,唐皓哲觉得有些难解释,但还是简单的将大概事情叙述一遍。

「绑架?」

「可能,虽然目前没有决定性证据,但那仓库门是由外反锁,文姳熙在无聊也不可能将自己锁在里面吧。」

「确实,小子,我早就告诉你了吧。」

被师傅和师兄轮着弄_师兄太大了太深了

「告诉我?」被对方的这句话搞的一头雾水,唐皓哲现在的思绪非常的乱。

「这路不好走吧。」

没有回话,这对唐皓哲来说就是一种最明显的惊讶表现。

「仔细思考你们俩的个性,其实有时候才真的觉得有些不合。」

「事实,只有我单方面的喜欢。」

「你们没在交往吗?」

「是的。」

没在交往,这魔法彷彿仙杜瑞拉般,过了午夜十二点便褪下魔法的光环,就好比她跟文姳熙,放学各自回家后,自己不是对方的谁。

「真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啊……」不知是感歎还是无奈,现在倒是换保健室老师里不清思绪了。

「但我是真的喜欢她。」一讲到这,唐皓哲的手不自觉的紧握成拳头「我真的很喜欢她。」

「好好,那我可否听一下原因?」

被师傅和师兄轮着弄_师兄太大了太深了

「她……拥有我没有的那种自由奔放,还有那最真笑容。」

「那自己去追求吧,如果你能打动她的话。」

唐皓哲离去后,白色帘子被缓缓拉开了。

保健室老师头也不回的问:「听到了?」

「大概。」

离开保健室后,唐皓哲满脑子都是那句话,来到休息室,原本想说可以清静一下,谁知道……根本来错地方了。

一进门,乒乒乓乓的声响接连而来,唐皓哲紧握着门把,怒瞪了休息室里的所有人大喊:「闭嘴!」

当唐皓哲抬起头时,才发现已转学的安蓆、霂馨和羽莳,但唐皓哲很快就反应过来是什幺事了。

「哥哥,找到犯人了。」

「我知道,跟教务处反应,在全校学生都离开为止,都必须加强戒备。」

「是。」

被师傅和师兄轮着弄_师兄太大了太深了

唐皓哲拉了一旁的座位坐了下来,看起来似乎很悠闲,但是学生会的都知道,会长只要做这种动作,就表示严重的裁决要降临了。

「妳们三个,下不为例。」

听见唐皓哲说这句话,三人还以为对方要放走自己,露出一丝兴喜的感觉。

「不好好给我交代,妳们别想出这个校门。」冰冷的眼神扫射的他们三个。

而安蓆他们也是第一次看见唐皓哲这种眼神,身体彷彿像被吓咒般动弹不得。

「会长……我们只是……」

当安蓆说道一半时,唐皓哲突然插话:「看她不顺眼,想教训她,觉得她太仓狂了,等之类的理由我不接受。」

彷彿像被对方猜测到自己要说的话,安蓆等人也默不吭声了。

「去道歉,得到原谅后,就可以走了。」

三人面面相觑,随后道:「好……」

三人来到了保健室,拉开帘子后发现文姳熙躺在床上滑着手机……嗯……好吧,确实有些无语,但还是好好到了歉。

被师傅和师兄轮着弄_师兄太大了太深了

唐皓哲看三人的样子也觉得不会再犯了,没有再多说什幺。

「还好吧。」看见对方滑手机的样子,唐皓哲知道这问题是白问的。

「很好啊,但我想说一件事。」

「什幺?」

文姳熙露出一丝笑容,天真的说着:「分手吧,不,应该说,不演了。」

被这突然的话语打击,唐皓哲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他问:「为什幺?」

「因为……你喜欢我,可我,对你并没有那种感觉。」

关于作者: 小久久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