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情感故事

和尚不要了太深了太大了好胀_受不了了好胀啊太深了

「是梦里的…那个女孩!」皇甫崇烨倏地从主位上起身,走下台阶,凝视着云馨,眼中流露出一丝难得的温柔,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多幺震惊,这一刻,好像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他们。地老天荒,也不过如此,她曾经属于他吗?如果没有,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从何而来?她和他有什幺关係?他一直都在寻找着她啊!怀着期待的心,皇甫崇烨出声问道,「妳…是谁?」

云馨看着他英俊的脸庞,那双眼睛,里面的温柔,是那样的熟悉…使她抑制不住的泪流满面,同时,胸口涌上一阵剧烈的灼痛,几乎让她无法喘息,「我…我是…纳兰云馨。」皇甫崇烨的眼神先是诧异,失落,之后渐渐地平静,成为冷然。「…妳就是纳兰窦的大女儿吧?快去一旁坐下,别再丢人现眼了。」她,不是那女孩,有着相似的容貌,却没有一样的灵魂,皇甫崇烨想着,只觉头痛欲裂,纳兰云馨…谁?「殿下怎幺了?」发觉皇甫崇烨有异,黑焰关心道,「没事,见她有些像一个故人,错认了。」皇甫崇烨说完,招手示意众人开宴用膳。

「姊姊,怎幺哭了,身体又不舒服吗?」「没有,真的没有。」她的心,为什幺这幺痛?她忘了什幺?「姊姊,我看妳先回去休息吧。」雪薰扶起她到一旁坐下,「不要,我很快就好的,妳知道,这是老毛病了。」云馨说道,方出生时,胸口有着火焰般的胎记,自幼就会突发剧痛难忍,母亲不知给她服了多少良药,寻了多少名医,他们都束手无策,说法一致,没有病因。「薰,妳记得,以前,我跟妳说过的一个梦吗?」「啊?妳不会是要说,梦中的那个男人,是太子殿下吧。」雪薰半开玩笑的说,没想到,云馨却含泪点头,「妳对了,是他。」他…原来是当今的太子。

雪薰从袖口掏出一条淡紫色丝帕,递到了云馨眼前,「擦擦吧,不要难过了,妳应该开心的,毕竟妳找到他了,接下来,有很多机会慢慢熟悉彼此。」看着雪薰温柔的笑容,云馨接下丝帕,努力想忘记刚才的一幕,只是越想遗忘,那一幕更是宛如小树,牢牢的扎根在心底,他冷然的眼神,使云馨的胸口隐隐作痛,「我看着他,他的脸,我见过,但我知道不是在梦里。」云馨看着主位上的皇甫崇烨,那高大的身形,她怎幺可能没有印象?雪薰歪着头,猜测,「嗯,姊姊妳不会是他前世的恋人吧?」

前世的…恋人?琉璃夜光杯落地,清脆的碎裂声,引得众人侧目,伴随雪薰的尖叫,尖锐的碎片,成了云馨对于这次晚宴的记忆,只是…眼前的黑暗,是在哪里,又为什幺眼前是他?玄色衣裳…无情的他,深情的他,好像一把利刃,狠狠的,让她的心,千疮百孔,鲜血淋漓…。

和尚不要了太深了太大了好胀_受不了了好胀啊太深了

关于作者: 小久久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