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情感故事

啊亲爱的再快点我好难受_啊啊啊啊啊用力亲爱的

王昭第三次醒来,脑袋依然昏昏沉沉,他揉揉痠麻的手臂:「我没死吗?」来到镜子前的他,拉拉挂在额前的浏海后,又摸摸凉凉的后脑勺懊恼着:「这头髮是着了什幺罪?…」。

他在房间四处走动找不到防身的武器,随手拿起浴厕的马桶刷,来到房门前告诉自己:「至少要知道这是哪里!」

一走出门,他看着忙碌疾走的医师、护士和患者,也许正值病房最忙的时刻,竟然没有人注意他。

他来到电扶梯前,看着移动下滑的梯子瞪大了眼睛:「巫术?」身后一位清洁大叔推了他一把:「先生借过,别在这儿挡路,危险!」王昭看着大叔稳站上扶梯的背影感到惊奇,有护士见他挡在电梯口便问:「先生,您需要协助吗?」

王昭急忙摇摇手、往后退,一不小心站上了扶梯,脚一滑,人便往后仰,幸好,金秘书反身一把抱住他,看着他的脸:「少爷?我正四处找您!」

王昭和这个男人尴尬无语的搭着扶梯到一楼大厅,心想:这又是谁?脸上戴着金框、眼神锐利、身材高瘦加上略显女性化而神经质的脸型,完全不认识。

啊亲爱的再快点我好难受_啊啊啊啊啊用力亲爱的

「为何喊我少爷?」踏上实地、心也落实的王昭问。

「我是社长身旁的金秘书,您一时认不出我?」金秘书疑惑地回想当初两人见面的时候,王晔给他的第一印象和此时天差地远:金秘书,很荣幸认识你,你是我母亲的护花使者,我也是,我们一定会相处愉快!

王昭故作苦恼:「似乎是摔伤了头,还有点晕晕的,我和你是旧识吗?」

金秘书担忧地说:「有几面之缘。您的伤势似乎不轻,医生为您详细检查了吗?」心中嘀咕:必须马上向社长报备少爷的状况。

「尚未。」

「医院只有您一个人吗?我听德淑小姐说要照顾您,没能立即安排照顾的人。」

啊亲爱的再快点我好难受_啊啊啊啊啊用力亲爱的

「德淑?应该是离开了。」王昭装作自己知道,心想:这是怎幺回事?少爷?社长?金祕书?德淑?刚刚的男女也一直喊他哥,我到底是谁?

「您一个人可以吗?我回去取您的衣物,社长明天一下飞机立刻就来看您。」

「喔!寡人,不,我…没关係。」王昭当下决心不能让别人知道他的身分,必须先弄清楚这里是什幺地方。

金秘书离开以后,他看到大厅的电子看板闪烁着似曾相识的文字…他摇了摇头,再定睛回想:「是树儿书上的…难道,树儿来自这个世界?」

这时外头忽然有救护车的声音,吸引了王昭的好奇心,他往外一望见到一个女孩满脸泪水,隔着玻璃站在一呎之外。

不知道为什幺,他的注意力无法离开那张哭泣的脸,彷彿在漫无无际的黑夜找到唯一可以辨别方向的星,他跟着她移动,一步又一步,每走一步,她落下的眼泪如火般亲吻着他的心,如此灼热。

啊亲爱的再快点我好难受_啊啊啊啊啊用力亲爱的

那女孩边走边听着电话,然后半走半跑地进医院,一不小心便撞进王昭的怀里,王昭猛然瞪大眼看女孩,期待她仰起头的那一刻,回想那日树儿撞入怀中的情景,他嘴角不自觉地泛起微笑,心暖了起来,双手也不自觉的伸向眼前的女孩。

只是抬起头的女孩,用满是泪水的双眼茫然地望着他,彷彿没有灵魂的空无,那一瞬的空白令王昭屏息,他无根的期待落空,女孩看了他一眼却什幺也没说,只是绕过王昭跑向他后方。

「是妳撞到我的。」王昭喃喃地说出这句话,失落地想:她不是我的树儿,树儿不会认不出我。但是,为什幺那幺在意那张哭泣的脸?她像树儿吗?他楞了一下便随即追过去,却看到她被一扇门吞没了,失去蹤迹。

王昭只能在原地等待,等待门再度开启,但是这回敞开门鱼贯走出的人群中没有女孩的身影,他鼓起勇气踏入那扇门,无论这扇门会带我到哪里,都是为了妳,树儿,这是我活着来到这里的唯一理由。

关于作者: 小久久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