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情感故事

性描写的话_直接的性描写

王昭从宴会上方出来,便见夏珍开车离去,他要金秘书乾脆一路开车跟着夏珍,对于搞不懂手机为何存在的古高丽人而言,掌握对方的行蹤住处显得更加重要。

原本王昭只是在夏珍家的楼下驻足不前,因为他实在不晓得要怎幺为自己辩解。但是,他见一个白衣男子突然长身而起,站在夏珍身旁与她说话,他便按耐不住蹬蹬蹬地上来了。

王昭看了瞪大眼睛、处于震惊的夏珍一眼,便取了全时佑手上的酒杯一口饮尽,才说:「高夏珍小姐,不敬妳的救命恩人一杯吗?」

福顺忍不住问:「这位是?」夏珍和福顺眨了眨眼用唇形说「他是讨债鬼」后,转过头才正式介绍:「这是福顺,这位是W集团的王晔…」

王昭不等夏珍说完转向全时佑:「原来全大夫也在这儿,又见面了!」大夫这两个字让其他三个人面面相觑,王昭才想起在医院自己好像不是这幺叫对方的,可是管他的,反正忘了…。全时佑倒是点了点头,什幺都不说,他更在意的是眼前两个人的关係。

夏珍用兴师问罪的口吻质问王昭:「您怎幺来了?难道,您是刚刚尾随我来的吗?」虽然今天王昭救了她,但是,宴会前的事仍然让她心里不是滋味,而且现在还跟到家里来了。

性描写的话_直接的性描写

王昭答非所问地拿出一张名片说:「我只想告诉妳,明天这里报到,记得妳自己说的吗?有债必还,不要忘了。」言毕,原本王昭似乎转头要走,但是一看全时佑还坐在那里,他乾脆坐了下来,默默地喝下另一杯酒。

夏珍细看名片上写的是W化妆品公司「特别战略室」室长王晔,什幺是特别战略室?完全看不懂,王昭看见夏珍一脸茫然的模样,推波助澜地解释说:「金秘书说,高夏珍小姐原本就是W的专柜小姐吧?如果到战略室工作的话,薪水提高不但可以早日还清债务,更是未来升迁的机会,就算是报答妳救我昏迷的我怎幺样?」

夏珍疑惑地说:「可是,我只懂化妆品…」然后就陷入了沉默,倒是福顺对着夏珍耳语一番,全时佑则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王昭回想起吴女士刚刚对他说的话:「晔儿,你救下厂长有功,会长答应我只要我们在下一次的董事会前查出新产品为何出问题,重新提高新产品的销量,将来W化妆品公司就是你的,你知道吗?」

然后王晔就拿到吴女士为他备好的名片,这就是他新生的起点吗?其实,对现在的王昭而言,W化妆品公司是谁的根本无足轻重,但是金秘书对他说高夏珍就是W的专柜小姐,他想起当初解树第一次帮他化妆的情景…是的,这也许是找回树儿唯一的方法了,只要和高夏珍在一起,她总会想起来的,是吗?

沉默许久的全时佑突然开口说:「夏珍、福顺小姐,我明天早上还要值班,原谅我要先离开了!」他转头对王昭说:「王晔,我们一起走吧!我有话和您说」然后也不管王昭愿不愿意,便拉着他下楼。

性描写的话_直接的性描写

夏珍跟着他俩到楼梯口才说:「全时佑先生,今天谢谢您!」福顺跟上前对全时佑指了指自己画册上天使般的肖像说:「夏珍的天使医师,下次再见!谢谢你!」

王昭来不及说更多的话,就被全时佑拉到一楼了。他有些怒气地说:「全医师,不是有话对我说吗?」

全时佑转向王昭,用一种冷淡的口吻问:「您的记忆全都恢复了吗?」他见王昭不语又继续说:「我听说您有一位未婚妻,希望您不是忘记了!」说完就离开了,留下一脸无奈的王昭。

王昭忍不住开始想:也许这个世界上的许多人,比我更了解这个王晔,而我竟然要以这个陌生的身份活着,甚至有一天会忘了我自己究竟是谁。他下定决心要先尽力了解这个王晔,找到生活下去的方式,直到有一天能摆脱这个身分!

难道树儿也是这样回到古代吗?以解树的身份在高丽时代活着的她该有多苦?他回想起树儿与陛下大婚前自残的一幕,不禁仰头看了一眼夏珍的住处。

所以,那就是妳吗?高夏珍?

性描写的话_直接的性描写

福顺看夏珍拿着名片有些失魂落魄似地,就问她:「那位穿了一身黑色的就是借钱给妳的魔鬼吧?仗着借钱给妳,对妳三番两次的纠缠不休,现在他竟然还捧着工作上门找妳了?」

夏珍点点头回问:「妳觉得我该去吗?他肯定心里还怀疑我是他所想念的女人,才会这样固执…」

「他虽然看来冷漠,但是不像坏人…如果可以顺利还钱又升职好像也不赖啊?」福顺兴致一来,边说边随手在自己的画册勾勒了王昭的轮廓,然后在全时佑和王昭的侧写下方写了一行字:夏珍的白天使和黑魔鬼。

关于作者: 小久久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