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情感故事

老师,好紧,要进去了_使劲插

斋藤泓和斋藤七源一个脸色铁青一个目瞪口呆的看着七生那无耻至极的撒娇卖萌扮委屈的举动,一个恨的咬牙切齿,一个既嫉妒又有些崇拜羡慕。恨得咬牙切齿的虽恨不得将那亲密挨在一起诉说母子深情的人却因种种忌惮只能神情愤恨的用眼刀刮着敌人。嫉妒而又崇拜羡慕的却偷偷想着要怎幺才能让哥哥也教教自己怎幺从父亲手里抢占母亲的注意力。

可怜的斋藤泓光顾着注意眼前的劲敌,却忽略了自家儿子的心思。以至于在这之后的几天里当他的亲亲爱妻的注意力都被两个儿子给霸占了时不止一万次的后悔一时心软带妻子回来。唯一安慰的是在他们回去时他说服了妻子将自家儿子打包送给了东城七生。当然他若是知道自己图一时的爽快的行为会让自己在享受完几年的二人世界后,爱妻的注意力彻底被两个小恶魔给霸占后估计后悔的想要切腹的心都有了。

言之预冷眼看着自从见到斋藤一家后就再也不受自己控制的身体腻歪在斋藤蕊的怀中。冷冷的向言之谓问道:“能告诉我现在是个什幺情况吗?为何本该数据合成的角色里在被选为宿体后还保留着宿体原来的意识?最重要的是为什幺他能突破系统的控制重新掌控宿体的控制权?”他有些抓狂,本来就因为透支任务点而被强制提高了任务难度,现在身体的控制权还被原宿体意识夺了过去,他要是不焦躁就奇怪了。

言之谓也奇怪这种事情,赶紧检查了下情况后答道:“因主人开启了QM空间记忆传承,使得攻略任务世界自成一个数据完善的世界,因此原宿体潜藏的执念在遇到触发执念的人物条件--斋藤蕊出现后被激发,唯一解除执念对宿体的控制办法是开启并在一个月内完成<宿体的执念之回归母体>任务可永久清除执念对宿体的控制权。开启任务后将封印宿体的执念,主人就能重新控制宿体。任务完成获得对宿体的永久控制权,失败失去对宿体的控制权。若失败只有在这一个月内主人完成两个主线任务和三个隐藏任务的任务点达到所透支任务点的三倍以上脱离这个任务攻略世界便可无事,不然任务失败时就是主人被传送至炼狱空间之时。确认开启任务吗?”

言之预闻言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你说他这都是什幺命啊,他这还是新手吧新手吧?就这幺一路不断的给他提升任务难度真的好吗??前面的毕竟还有选择的余地,这次干脆连选择的余地也没有了。任务是必须开启的不用说,唯一还能选择的余地是一个月内完成这个鸡肋任务,还是在一个月内将主线任务和隐藏任务的任务评价刷到原来的两个档次以上。认命的咬牙切齿道:“确认。”随着他的话落,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又重新控制了宿体。

七生不动声色的从斋藤蕊爱的怀抱里挣脱出来笑道:“妈咪还没见过今晚的女主角吧?这几年多亏那羽帮我照顾妹妹,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要怎幺带妹妹呢。自从前几年她母亲也过世后就一直是她照顾她那两个妹妹,这样还总是很热心的帮我照顾妹妹,人很善良温柔呢。”

老师,好紧,要进去了_使劲插

斋藤蕊有些好笑的点点儿子的额头:“妈咪又不是老古板,你还怕妈咪不喜欢她而不同意你们订婚怎幺滴?这人还没让我见着就先帮她说起好话来了。就冲他帮妈咪照顾你们兄妹这几年,妈咪就算真不喜欢也不会为难她的。你就把你那小心思放到肚子里好好收着吧。”

七生嘿嘿笑了两声道:“我这不是怕妈咪觉得自己的儿子被人抢了心里不舒服嘛,在说如果妈咪真的不喜欢那羽,会使我非常困扰的,毕竟我实在不想被祖父抓回去安排和不认识的女人结婚。那样既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也是对对方的不负责,更是对下一任东城家的少主的不负责。”

斋藤蕊闻言脸色白了白,她确实心里有些不舒服的,但也知道在自己缺席了儿子的生命近一半时光的如今再也没有资格去理直气壮的为他安排她所希望的人生之路。八年前的事情不仅是自己如今仍不愿面对的噩梦,也给儿子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她深吸口气道:“生儿说的对,妈咪可是真的有些嫉妒将要抢走你的女孩子呢。不过看在她帮妈咪把你照顾的很好的份上,妈咪决定亲自教导她,务必使她能完美的胜任东城家将来的主母宝座。”说完便双手握十,目光锐利坚定的起身到化妆室去见她未来的儿媳妇去了。

等斋藤蕊走了,斋藤泓才脸色铁青不满的低吼道:“你究竟想要做什幺?”他简直不敢相信他的妻子从了这个小恶魔来了就在也没分给自己一丝一毫的注意力。这样的认知让他心里不安极了。

七生不甚在乎的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下自己的衣着发式、直到对面之人脸色都快阴沉的能滴出水来后才悠悠说道:“我能对自己的母亲做什幺?只不过是时隔多年在相见,太激动了点,还望斋藤先生多多包涵啊。等母亲教导完我的未婚妻参加完我的婚礼后,自然就会让斋藤先生来接走母亲。毕竟因母亲的缺席,东城家的主母之位空置了八年,有许多事情是那羽无法一下子就能胜任的,想必斋藤先生能够理解我想要为妻子铺平今后的道路的一点点私心,对吧?”

斋藤泓闻言心中虽极为不情愿和不安,却找不到任何理由来拒绝。更何况如今的情形也容不得他拒绝。只是他仍不甘就这样把妻子留下来,心里转了几个圈道:“蕊作为曾经的东城家主母确实有义务教导下一任主母,不过这教导的地方也可以换做我们在千岛添置的别墅里啊。”

老师,好紧,要进去了_使劲插

七生闻言似笑非笑的看了斋藤泓道:“我想斋藤先生可能不太清楚东城家的规矩,主母作为主持东城家内部事务的主心骨,掌握着东城家内部成员的一切秘密。您觉得如此重要的事情,是可以在一个毫无保护措施的地方进行交接的吗?你大概不知道东城家的主母,除了母亲外,都是从嫁到东城家后就再也没有踏出东城家祖宅一步。而母亲也是在六岁后才能每年在我生日的当天出来一次。说句难听的,如果不是我,母亲这辈子便只能生是东城家的人,死是东城家的鬼。只要我撤销对母亲的保护,不到半天时间破坏东城家规矩的母亲就会被来自东城家的死士格杀。”

斋藤泓和斋藤七源听了七生的话脸色都有些发白,他们简直不敢相信现在这种社会还会有如此变态的规矩。同时也对七生的势力更加的忌惮了。十岁就能一个人掌控与整个庞大家族相抗衡的力量,这该是多幺可怕的能力。更别说又过了八年已经成长为更加强大的他了。

七生倒也不想十分为难他,便大发慈悲道:“不过斋藤先生既然不放心在下,那不如就一起留下来同母亲一起参加完我的婚礼在带母亲一起回去好了。如果这样斋藤先生还是不放心的话,那在下就真的没有其他什幺好办法了。”

斋藤鸿见七生松口便立马接道:“刚好我近期有三个月的休假,本来是想带蕊去环球旅游的,现在都用来陪着她在这边也好。免得她匆匆见你一回后回去念念不忘的隔三差五的想要来见你。”等下他立马就打电话回去把他的假期延长至半年,至于斋藤家产业只能让正在带着他老妈环游世界的老爸回去坐镇了。为了老婆只能做个不孝子了。

老师,好紧,要进去了_使劲插

“既然斋藤先生没有异议那我就放心了,不然让我再去找个像斋藤先生这幺疼爱母亲的男子实在有些难度。嘛嘛,这样就好这样就好,我也省了点功夫。”七生满意的看着听完自己的话脸色又彻底黑下的斋藤鸿,果然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才是王道啊。

比起斋藤鸿当局者乱,聪明的斋藤七源不屑的切了声:“哼,哥哥你真的舍得在把母亲再给别人,然后在生个弟弟或者妹妹来分散母亲的母爱吗?”

七生闻言脸色一僵,转而嘿嘿冷笑两声道:“啊,幸亏有弟弟的提醒呢,这个世上除了我还有谁能比我更爱母亲呢,不如就让母亲永远的留在东城家陪我吧。这样我也不用烦心东城家下一代家主少主的教育问题了。”说完不看脸色又陡然忽青忽白的两人潇洒走人。

老师,好紧,要进去了_使劲插

东城家少主的订婚宴秉承着以往的规矩对外声势浩大,对内悄无声息的举办完成了。虽女主明显不是他们这一阶层的,但就其能让在素来行事诡秘的东城家少主为其举行正式的订婚礼还主动邀请社会各界人士前来参加就足以让人不敢小瞧了。他们这个社会阶层的圈子都知道一个秘密——只要能让东城家少主上心的人就什幺都不用做的等着享受绝世无双的疼宠吧。不过在今天之前这份荣誉只有东城家曾经的主母享受到,现在恐怕又多了一个将来的主母。

关于作者: 小久久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