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情感故事

h文片子_h文看看

☆☆☆

眼前是一个巨大石刻成的校门,门的两侧排列着壮观的雕像,是白色的精灵雕像。各个拿着不同的西方武器守着自己的岗位,模样看来杀气腾腾,彷彿得罪他们的人或破坏校园平和的人,下一秒绝对会身首异处。

褚冥漾状似讚叹又似无奈地注视着学校的门口,思绪来到了几个礼拜前他第一次来到学校的那天。

那一天,并不如今天这般的好天气,蓝天白云大太阳,而是灰扑扑的一片,覆盖天空的云层说厚不厚,说薄也不薄,丝丝光线穿透不过,只能在乌云的另一边乾着急。

由于来得临时,他没有事先做一些查询,更没料到学校竟是如此的大,所以他先是在校内迷路了好一阵子。其实他的方向感并不差,只是不晓得为什幺在当时他的方向感消失无蹤,明明是走同一条路,却回不到原来的地方,反而是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地点,第一个想法是鬼打墙?随即这个想法被推翻,大白天的,怎幺样都不可能吧?难道他陷入了奇门遁甲之术当中?

好不容易,他摆脱了找不到出路的窘境、看到了门口,只是和进来的那个不一样,但他没多想,脑袋塞满着:只要能出去就好,他可不想一辈子被困在这里。这幺想的同时,底下的脚步加快了。

在踏出大门的那一瞬间,他似乎瞥见了奋力拨开云朵撒下来的阳光,然后转瞬即逝,天空似乎更暗了。

倏地,他觉得身上被一道很深很深的影子覆盖着,下意识就回头去看——

该说是幸还是不幸,褚冥漾旋过身、就要看到的那一秒,一道闪电就在他的眼前一闪,瞬间照亮了一切。

那一秒,映入他眼帘的是众多狰狞的脸孔,咧着血盆大嘴,目光兇恶又充满鄙视,一副高高在上,其他人不过是蝼蚁,完全入不了他们的眼的错觉。

由于闪电打在石像的背后,石像的脸更加地阴暗了,宛若下一刻自己便会被那视线给烧成灰,瀰漫在空气中,成为漂浮在当中的尘埃之一。

h文片子_h文看看

心跳顿了一拍,褚冥漾就这样呆愣着,似是被吓着了,直到斗大的水珠狠狠地拍落在他身上后,他这才回过神,举步维艰地踩在回家的路上。

沿途,他脑袋不停地浮现刚才那幅景象,甩都甩不掉,然后又想到了稍早在校园内走不出去的困境,两者连在一块……所以说,方才他是鬼打墙啰?这幺想的时候,褚冥漾觉得一阵恶寒。

当晚,淋了一身雨的褚冥漾回到家后,快速地沖了个澡,早早就上床睡觉。只是,睡着前好不容易忘记的画面跑到他的梦里串门子,睡着、吓醒、睡着、吓醒,重複了一整晚的、挥之不去的画面。

独自一人的房子里,反覆做着同样的噩梦,在那一个下着雨的夜晚。

突然头上传来一阵剧痛,褚冥漾从回忆中拉回神来,本来害怕夹杂着哀伤的表情半秒消失,换上气呼呼的生气勃勃表情。

「冰炎!」

「……」

冰炎撇过头不说话,他不喜欢对方方才的情绪波动。

正当褚冥漾要用力表达他对冰炎态度的不满时,一个声音闯了进来。

「……极品,这真是极品……!」是一个有着高大身形的男人,褐色挑染的长髮蓬起,有着外国脸孔,但搭上他现在这副神情,就像一个变态似的。

褚冥漾悄悄退后一步,和眼前的陌生男子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以便矛头不对时可以迅速转身就跑。

h文片子_h文看看

「真是漂亮……从没见过这幺美的美人……」视线紧盯着,嘴里喃喃说着,只差没有流口水加飞扑上去。

冰炎和褚冥漾互看一眼,同时在对方眼里读出相同的讯息:鄙视。他们无法理解眼前这有着宛如狮头土着的人的想法,也完全没有想要了解的意愿,最好是他能立马从他们眼前消失!

这年头什幺怪人都有……褚冥漾这幺想的时候,发现了对方的视线停在了不该停的地方,顿时也明白了对方话里的意思。虽然他同意对方说的话,但是这个情况怎幺样都不对吧?!

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褚冥漾一把抓住坐在自己肩膀小小人儿的衣襟,往左边移动,又往右边移去,丝毫不顾冰炎的怒吼以及之后可能的巴头,专心地瞪着眼前的陌生男人。

这名男子随着自己左右的移动而移动,彷彿他手里拿的是什幺美味的食物,让眼前这只小狗视线移不开,只能跟着转过来转过去。

这样的情形让褚冥漾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

他用食指与拇指抓着冰炎,将人转而面向自己,不解地问:「你不是说你有隐形?为什幺他看得到你?」

冰炎没有回话,只是额冒青筋,不爽地踹了褚冥漾鼻子一脚,随后挣开了抓着自己衣服的手,蹬了一下后,利用反作用力一个俐落翻身,稳稳地降落在褚冥漾的肩头。虽然已经踹了对方一脚,但似乎还是难消冰炎心头之恨,于是,他又狠狠地巴了对方的头,直到怒火稍微降低,才恨恨地罢手。

不理会褚冥漾的哀号声,压根没有同情心的冰炎用红色的眼睛瞪了对方一眼,谁叫他刚才要拉他的领子,活该!

深呼吸一口气后,冰炎这才解释:「有两种可能:其一是他现在也是饮料精灵的主人;其二则是他曾经召唤过精灵,就算精灵实现愿望回去后,主人依旧还是能看到隐形过的精灵。」

「哦。」

h文片子_h文看看

解答疑惑后,两人很有默契地看向有着狮子头的陌生人。

「啊!忘了自我介绍了!」眼睛仍旧紧盯着冰炎,「我是提尔,保健室的辅长。美人叫什幺名字?」闪烁着光亮的双眼,渴望着得到对方的名字。

相较于臭着一张脸的冰炎,褚冥漾倒是乐得在一旁看戏。

哈哈,免费的戏,不看白不看!

名叫提尔的人眨着闪亮亮的双眼,高大的身体不断朝着冰炎逼近,借出肩膀给冰炎的褚冥漾被迫接受着那无形的压力,想要换一个位子舒服观戏之前,冰炎一脚踢了过去,力道大到人都撞进墙壁当壁花了!

褚冥漾一整个傻眼,幸好冰炎对他有「脚下留情」……

「褚,如果你很想要的话,我也可以送你一程。」

「……不、不用了。」汗。

看着「壁花」一边哀嚎一边将自己从墙壁中拔出来,褚冥漾深深佩服着、更加相信人类果然是打不死的小强!他想就算两者之间没有血缘的直接关係,肯定也有着说不出的间接暧昧关係!

「呜……下手真重……」提尔动了动身体、捶捶腰。「没想到你和我家那只一样都这幺暴力……果然美的事物都伴随着相对等的危险……」

听到眼前人的嘀咕,褚冥漾发现冰炎的表情越来越恐怖,就像学校后门那堆让他作噩梦魔鬼雕像,正在同化的时候,他抢先一步在对方再次暴走前果断地开口、先行告辞:「呃……辅长,我还有事,先走了,掰掰!」

h文片子_h文看看

再不离开的话,精灵马上就要化身成地狱来的恶魔了!

「嗯……美人再见,可爱的小朋友再见,再来找我玩喔!」依依不捨地望着逐渐远去的一人一精灵,提尔挥了挥有些无力的手,表情哀伤,只差没咬着手怕哭泣。

听到提尔最后的那句话,褚冥样有些吃惊,原来他也是狮头的目标之一……?

他偷偷瞄了坐在左肩的冰炎,幸好有一个更吸引对方目光的人,让他免于遭受变态毒手!幸好幸……唔痛……!!!

为什幺他又被巴了!这没道理啊!!更加没天理的是,他不是主人吗!!!他这样做对吗对吗!!怎幺想都不对吧!!

冰炎毫不理会褚冥漾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无视对方的抱怨。他思索着方才提尔说过的话。依照那个变态的说法,代表着他现在也有一只精灵陪伴,会是谁呢?为什幺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快步走着,虽然时间上还算充裕,但早到已经是他的习惯了。他喜欢空蕩蕩的晨间,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可以沉静自己的思考,心情也总会特别愉快。

他不排斥与人相处,但偶尔拥有自己的空间也是很重要的。况且,和自己不熟或相处模式不同的人特意搭话、相处,他觉得很累。

来到教室,他有些意外有人比他早到。

「漾漾,早。」

「早安。」褚冥漾随手关上门,「千冬岁好早来喔。」

h文片子_h文看看

「我习惯早到。」视线注视着朝他走来的人,他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咦?漾漾你肩膀上的是……?」

「千、千冬岁,你看、看得到?」现在是怎样?不是说有隐形吗?为什幺每个人都看得到?!

瞪大双眼的褚冥漾,眼里写着疑惑、不解与怀疑,不过在看到被千冬岁身体遮住的另一半的桌子上,他就明白了。

「原来是冰炎啊。」

「夏碎?」

「好久不见了,大概一个月没见面了吧。」

「嗯。」

对,桌子的另一边有另外一只小小人儿,黑髮紫眼,嘴角噙着一抹微笑,彷彿是煦阳般的让人觉得温暖,就像是邻家的大哥哥,目光满是包容。

褚冥漾看看千冬岁的精灵,再看看自己的,两个都很帅,是那种会让女生们为之疯狂的帅劲。一个温和如风,另一个桀敖不驯,截然不同的性格,却都非常的吸引人。

难道,精灵们都长得这幺犯规的吗?未免也太没天理了!啧啧!

「褚,你好吵。」

h文片子_h文看看

他哪有很吵!他明明就很安静啊!一句话都没有说……等等!他刚才没有开口吧?!没有吧没有吧?!

「闭脑!」

闭脑?不会吧?!冰炎听得到他想的事情?!

只见冰炎皱着眉头缓缓点了头,褚冥漾看到后眨了眨眼,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犯规!裁判快吹哨啊啊啊啊!

忍无可忍,则毋须再忍!

冰炎紧握拳头,毫不客气地往那一直想着没营养的脑袋上敲下去。

抱着头,褚冥漾似怨的目光瞅着冰炎,默默唉叹着自己消失的人权。

「冰炎,你们相处不错嘛。」

「哼。」

不错?!哪里不错?!!他都被欺负耶!

「褚,我不想说第二遍。」声音降了八度。

h文片子_h文看看

是是是,他闭脑,他闭脑就是了嘛,老大。

千冬岁和褚冥漾解释,他的精灵是一个月前、他们茶会结束后的那个晚上来的。他以前有从书上看过类似的内容,但是他压根没相信,直到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才不得不相信,当初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呢!

之后,经过夏碎的说明,褚冥漾也才知道他们饮料精灵可以听到主人想的事情,这是对他们的保护,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能更了解主人的愿望。一个人一生只能唤出一名精灵,所以他们希望能确实完成主人的心愿,即使只能达成很微小的愿望,但那也是主人们心里深处的期盼。

「不过,漾漾很幸运呢,冰炎可是第一次被召唤出来喔。」微笑。

「咦?」一脸呆样。

「因为没有白痴会把蜜豆奶倒在杯子里去赏月!」

对,他就是白痴,不行吗?褚冥漾没好气地瞪了冰炎一眼。随后想到一件事情,每个精灵都来自于不同的饮品,那夏碎是哪一种?牛奶?豆浆?米浆?怎幺想都觉得这些和夏碎的感觉不搭,他就开口问了。

「是某种高级的日本茶。」语毕,千冬岁喝了一口被他搁置在桌面已久的茶。

褚冥漾和千冬岁持续对话着,冰炎和夏碎也在一旁聊了起来,但后者用只有他们听得到的音量交谈。

「你的主人很有趣呢。」

「啧,不过就是个脑残的家伙。」目光飘向笑得灿烂的脑残家伙。

h文片子_h文看看

「呵呵。」冰炎依旧口是心非啊,明明就对自己的主人很感兴趣。不过他的主人也很好玩呢,想到这,笑意更深了。

学生们陆陆续续都进教室了,或许是第一次上课,所有的人都很準时。褚冥漾和千冬岁坐在前排靠窗的位子,在上课铃响的前五分钟,存在感低落的友人出现了。由于三人彼此很合得来,对于自己召唤出精灵一事,他们也就没有多加隐瞒,大大方方地就準备和友人分享,只是开口前,出现了一个不该出现的人。

「学弟妹们,有没有兴趣参加宿营啊?」褐髮褐眼搭配爽朗的笑容,站在台上的人,是一个扎着头髮、很阳光的学长。

关于作者: 小久久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