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情感故事

元尊夭夭h文之辱_元尊改编h文

作者我又来废话了,不习惯的人可以跳过...

说真的上一章我主题改了很多次...,最终还是採用了保护与死角,这也是在我打完文之后才决定的(一般来说我会相反,由主题来决定内容,除非内容真的与主题不相干我才会换),而那篇的保护其实不是指宁次对天天的保护,而是指最后天天的提醒保护了宁次,所以名称的隐喻就是天天护住了宁次的弱点,话说真的有宁天的趋势...,那就朝着宁天出发吧!好吧其实我知道没有人会在意章节名称这点,不过我还是想补充...,以后写其他文不放章节名称好了(¬_¬),每次都要想,我的脑子会烧坏的...

话说这章昨天打了半章,一度要被我删了重写,最后还是把他补满,然后就在2K3的时候想到这篇来结束宁次的部份,谁知道就爆字了...,好吧,其实比起上一章,我真的很不满意这一章,但我一时想不到更好的,莫名奇妙就真的朝着宁天之路前进了,之后也不会改了,所以就这样吧,为了补偿,本週日两更...希望我能提早写完。

-正文-

Chapter61,中忍考试之最后与心意。

如果说人人都有一个特别保护的对象的话,那幺鸣人非雏田莫属,而佐助非鸣人莫属,至于小樱非佐助莫属,可在宁次成长之前,并没有什幺什幺人可以让宁次拼上性命的人,就算是拥有着同伴之称的天天与李,甚至是做为指导上忍的凯也一样,直到了那场改变了日向宁次的比赛。

那一场是改变宁次的契机,也是一场宁次将吊车尾的漩涡鸣人当成同伴的开始,鸣人成为了宁次人生中最重要的指标,是鸣人让宁次懂了命运可以改变,是鸣人教会了宁次就算遇到无法逆转的事,自己的观念或者思想的角度一改,生活仍能充满着意义和色彩,是鸣人让宁次了解到鸣人何尝不是在命运里挣扎的人呢?

但鸣人没有向命运屈服,也是因为这样,宁次才能发现自己身边最重要的人事物,不仅限于自己这个狭小的範围,而是能够再添加更多、更多的,直到自己人生的最后一剎那,但如今一切从头来过的宁次,提早认识了鸣人,很多不曾想过的想法在脑中炸开,又或者说宁次下意识拒绝思考的想法,被鸣人的举动毫不留情的揭开,哪怕鸣人自己并没有这样的意识,可宁次不这幺认为。

元尊夭夭h文之辱_元尊改编h文

宁次很讨厌鸣人主动的帮助;讨厌鸣人自作主张的保护;讨厌鸣人可以完全把命运至于身外;讨厌只能躲在别人身后弱小的自己,甚至讨厌只会把一切推託给命运的自己,其实从一开始宁次就知道每个人都有着无奈的地方,但总是先想到自己无法改变的事实,而这也是宁次一开始就讨厌着鸣人的原因,因为从鸣人的眼睛就能看出他从不觉得自己有无法改变的事,哪怕处境再怎幺险恶。

而宁次也不可否认自己的思想总是会随着鸣人的一举一动而动,不得不说方才不管是为天天生气,还是被天天所救,有那幺一瞬间宁次想到了鸣人想要保护雏田的想法,或者是私下训练雏田的原因,甚至是先前救雏田的反应,有那幺一刻宁次想到了那个家伙就是会这幺多管闲事,或者说把同伴、爱人看的比自己生命还重,宁次还是第一次不怎幺的讨厌。

同时这场比赛也改变了宁次的想法,宁次第一次发现有那幺一个人能够让自己如此为之生气又捨得牺牲所有去救,而这个人居然是自己从没想过的对象,可宁次知道自己完全心甘情愿,这让宁次再次回想方才的对决,只有四个字能够形容。

──有惊无险。

日向宁次想着不久前的自己,抱着不一定会成功的机率使用着回天,被释放的查克拉如同球般完美的旋转再消逝,之后自己又迅速且顺手接住了先前被弹开细针,这一刻宁次是知道自己成功了,而这样的结果还不足以让宁次高兴,是天天让自己成功的原因,加上找到了最重要的理由,这两点让宁次觉得自己认输了都没问题,但宁次还是选择了继续下去。

宁次手里的针,是一根极细的千本,看起来就不像是漩涡和明会使用的东西,但日向宁次是知道若没有天天的提醒,又或者自己的回天没有成功,恐怕自己不是昏迷便是被回天反噬了。

那样身体受到的伤害不可估计,即便没有被千本打到也会被自己的查克拉伤到,宁次可是下了大把的赌注,幸好最后赢了,而之后的猜测也变得容易些,因为宁次想到了武器的特徵。

千本本来就不明显,再加上朝着宁次的位置正好是宁次白眼的死角,这点除了日向家的人以外,便只有在先前训练时凑巧发现到的天天知道而已,当然还有个躲在角落始终没有出现的身影,但那时的宁次并没有找出对方来,这次对方却主动现身了。

元尊夭夭h文之辱_元尊改编h文

简单的角度推理,漩涡和明论人品与所站的位置,宁次可以确定排除,那幺只要找寻场边的人就行,但这还不急,宁次有的是时间,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了这场比赛,于是宁次再次给天天几个眼神的暗示,不同鹿丸与井野的一主动一等待,宁次是要求天天一起行动。

既然十人二十人不是一人可以对抗的,那幺宁次也不在意多加一个人一起对抗,更何况宁次已经想到了一个对付的方式,于是在看到天天拿出了一个捲轴之后,宁次就对着其中一个漩涡和明,摆出了六十四掌的姿势,相似却又有些不同。

天天默契的跃到了半空中,手里不缓不急的拉开了捲轴,此时大量的苦无从捲轴中掷出,目标正是对着三名漩涡和明与日向宁次,而后者将柔拳点穴用在飞过来的苦无上,藉此改变苦无的目标。

当然天天有动作之后,漩涡和明也不会傻傻的在原地等,三个影/分/身分别拿起一把苦无挡着飞来的苦无,其他十七个影分身加本本尊开始朝着天天释放忍术,可天天并没有因此而停下,又一个踏地跃起手并快速的换了一个捲轴,而这期间天天依然在半空中,可见天天对于这样的模式十分熟悉。

而就在几个水遁与几个土遁完全的当掉了天天的苦无之后便是一阵火遁与雷遁,数种相同性质的忍术加叠在一起,形成了不小的攻击力,但并未伤到天天半分就被宁次用着刚学会的忍术挡了下来,这一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着这位方才才从危险中找出一丝路线,并成功的解决了对手三个影/分/身的宁次。

宁次是天才这点无庸置疑,就论能在一个场上的时间学会不是很熟的忍术这点,宁次就足以超越大部分的下忍,当然鸣人和佐助是个例外,且论前世的宁次,天赋绝对不下于鸣人与佐助多少。

而在宁次和天天的周围,有着大量蓝色的查克拉顺着同一个方向转,两人在空中形成了完全球状型回天,这时的宁次还自转着,却也同时看着被自己查克拉包附回天内的天天,一个淡淡的微笑在脸上呈现,只是天天并没有发现而已。

接着在回天消散前刻,天天与宁次碰地的瞬间便是勾起自己忍具包里的苦无,两人默契的朝着不同方向掷出苦无与手裏剑,不得不说得在这种以人看不透的内部来说,这种做法可以让对手措手不及。

元尊夭夭h文之辱_元尊改编h文

然而这样确实让不少漩涡和明影/分/身的结印漏了一拍,甚至为了阻挡苦无不得不放弃刚开始的结印,甚至有的直接逃开,几乎间接打乱了漩涡和明那一套连续性忍术的方式,可宁次没有放弃攻击的机会。

在一定的範围里,面对八个漩涡和明,甚至还有可能增加的对象,宁次又举起了双手,不同先前要改变武器方向的性质,这回宁次的八卦六十四掌是宁次最后的赌注,因为查克拉所剩无几,再加上体术的消耗与些微的烫伤,宁次能站在这里几乎是看着残存的余力与想要保护天天的执着,还有无法抹去的信念,所以宁次这一次再没打中漩涡和明的本尊便是输。

可没等宁次出手,天天便想出声阻止,因为宁次的状况与个性,天天比谁都清楚,但这一切都未曾发生就被一个掌声打断,两人目光瞬间移动到了其中一个漩涡和明身上,不,应该说是漩涡和鸣本人身上,而这时被注视的人莞尔说道“你们让我很满意,这场战斗算你们赢吧。”

没头没尾的话,宁次与天天不敢轻易相信,但看着漩涡和明轻鬆的解除了影/分/身,以及突然又出现的考官,两人不得不相信自己赢了这场预选赛,但胜负仍未分出,此时天天想要向后退一步却被宁次一把抓着不放,宁次皱了眉一下的对天天说道“没有必要退,没有你我也不可能撑到现在,所以不要看轻自己。”

天天不语的看着不容许拒绝的宁次又看了皱着眉头咳嗽的考官,这样下去根本没有办法解决这场比赛,于是天天对着宁次摇头的说着“我不会再退后了,但我要放弃这场比赛,获胜的人是你,宁次...”

天天的话未说尽,宁次手里的力道更大了些,这让天天的手都瘀青了起来,可天天却用着坚定的眼神与宁次对视,这场比赛他们之间早就有了无声的默契,仅一个动作或一个眼神便能了解彼此,天天相信宁次看得出来自己要表达的。

而宁次也不负天天的想法,没有再坚持着两人一起获胜的想法,只是天天没有注意到宁次别样的目光,当然也没有发现这场比赛之后宁次对自己多了哪些看法,也当然这样的结果正如宁次的意。

天天没有明白自己与宁次之间的默契源自于哪里,只是当是两人相处的时间比其他人多,自己才会如此了解宁次,而现下天天更乐于自己能够帮到宁次这点,宁次是知道的,所以并没有多加解释,更何况宁次和佐助有着不约而同的想法──至少要等到这事情结束之后再说。

元尊夭夭h文之辱_元尊改编h文

于是又一场预选赛落幕,漩涡和明还欠着日向宁次一次解释,但人早就不去蹤影,考官疾风月光又咳了几下说道“那幺...第五场...获胜者...日向宁次...请抽到...6号的人...出来...”

关于作者: 小久久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