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情感故事

校草被催眠控制解裤_校草h文

夏玥樱跑得并不是说很快,所以我很快就追上她了。

然而现在外面下着大雨,她直接跑到操场上,朝着天空大喊:「戴祥恺!你回来好不好?我好想你……」

只见她跪坐在地上,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雨水:「我真的好想你……为什幺你要丢下我一个人?」

我真的很好奇,夏玥樱口中的戴祥恺到底是谁?

刚才她跟韩又禹的对话我一句也听不懂,为什幺会突然出现戴祥恺这个人?还让她那幺的难过?

看着她一直淋雨,我脱下外套朝她跑过去,用外套替她遮雨:「夏玥樱,现在雨下很大,我们回去好不好?」

闻言,她抬起头来看着我,没有开口,于是我不管她现在湿了一身,直接把她揽进怀里,想给她温暖:「妳这样,韩又禹会担心。」

我不敢说,不只韩又禹,连我也会担心。

校草被催眠控制解裤_校草h文

「你知道吗?韩又禹在国中的时候是出了名的坏学生,我转到枫香国中就很少看到他,直到有一天的放学时间,我在学校附近的小巷子看到韩又禹被一些小混混打的全身都是伤。」她在我怀里说得平静,但泪水却不断的流出来,「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冲进去救了他,还去他家帮他擦药,导致他喜欢上我。」

我怔了怔,没有开口,静静的听着。

「我以为他只是说说,没想到他真的很认真的追我,那时是我人生中最低潮的时候,为了忘掉戴祥恺,我决定答应跟韩又禹交往。」她苦涩一笑,「我以为我已经忘了戴祥恺,没想到八下戴祥恺转了过来,再次扰乱我的心。」

「我一直很努力不要去想,好好做韩又禹的女朋友就好,因为我知道,韩又禹真的很爱我。」她停顿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才继续道,「但直到那天,之前找韩又禹麻烦的那些小混混又来找我们,韩又禹为了保护我跟他们起冲突,眼见那小混混手上的刀要往韩又禹身上刺下去,我马上向前想挡住那把刀。」

我又是一怔,有些错愕的看着身下的她。

「可是那把刀并没有刺到我……」她吃痛的闭上眼,似乎想起了当时的画面,「是戴祥恺,戴祥恺帮我挡了那把刀……而且还刺进心脏,他很努力的用他最后一口气跟我说话……」

「说完他就闭上眼不再跟我说话了,呜……」她紧抓着我的衣服痛哭。

原来,夏玥樱过去有这样伤痛的回忆……

校草被催眠控制解裤_校草h文

我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戴祥恺真的很爱妳,所以才会不顾生命救妳。」

「我宁愿死的人是我……」她哭道。

「夏玥樱……」如果当初死的是妳,我想,我就没办法认识妳了吧?

「自从戴祥恺死后,我没有一天是没哭的,晚上还会在梦里梦到他,醒来枕头都是湿的。」她吸了吸鼻子,把脸埋进我的胸膛里,「我真的很想他……」

「我很喜欢曾沛慈的一首歌,因为那首歌很符合我和他。」见我不语,她缓缓的道。

我还来不及开口,她的歌声便传入我的耳里。

你离开的那一天天空有点灰

见不着你最爱的蓝天

校草被催眠控制解裤_校草h文

少了一个人斗嘴多些朋友的安慰

一切都不是错觉

来不及道声感谢故事已结尾

太多事情来不及后悔

我还有太多心愿太多梦没有实现

桌上还留着过去的照片

我一个人的失眠一个人的空间

一个人的想念两个人的画面

校草被催眠控制解裤_校草h文

是谁的眼泪是谁的憔悴洒满地的心碎

我一个人的冒险一个人座位

一个人想着一个人眼角的泪这不是错觉

……

她停了下来,抬起头看向我,还来不及反应,她便把唇覆上我的。

我怔了一下,情不自禁的闭上眼睛回应她的吻。

然而她的唇甜甜的带有些泪水的味道。

「戴祥恺,我一直很想跟你说……」她离开了我的唇,模糊不清的看着我,「我真的好爱你。」

校草被催眠控制解裤_校草h文

原来,她把我当成了戴祥恺。

心里有说不上来的感觉,但无疑是痛苦的。

突然她无力的摊在我身上,我惊觉不对劲,伸手摸向她的额头。

好烫!

「怎幺发烧了?是淋雨的关係吗?」我皱起眉,随即腾空把她抱了起来,朝保健室跑去。

关于作者: 小久久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