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情感故事

暗卫被主人用玉势调教 女攻男h

「听了你别惊讶,方法就是,让你去跟纪允佑假告白!」

果然是馊主意!

我震惊:「为何要这麽做?!我喜欢的人不是纪学长啊!」

她筷子一挥,「所以说是假告白了嘛!纪允佑这人,你不把他逼到绝境他是不会老实的。你只需与他告白,他信以为真後必会拒绝。我很了解他,他只有在认真拒绝对方的当下,才会全盘托出、据实以告。」她一顿,「纪允佑最看不起什麽善意的谎言了,定不会欺骗告白者。而你也不用担心会把自己卖掉。」

「把真相告诉我後,不论是好是坏,你的任务就算达成了!如何?」惜墨自认这是个好计画。

我的预感成真了,这与一年前的那件事实在过於相像。

这些爱昏头的女生,想法都是怎麽回事?告白就一定要假借他人之手?

放手一搏的告白才算是真告白。

暗卫被主人用玉势调教 女攻男h

「既然如此,你自己直接和他表明心意不也能知道实情?」我纳闷。

「……我怕我承受不住当面的打击。」

所以你就推朋友为你冲锋陷阵,多方利用人脉刺探他,只为不让自己受伤。苏惜墨,没想到你是这麽的懦弱,只会在背後操纵着。

不知道纪允佑知晓了这一切会怎麽想。

「雏茵,你不愿意帮我吗?」她摆出一副泫然欲泣、楚楚可怜的表情。

演技真好,打动了我。

我真心不想让她因为我的不认同而伤心失望,我不忍心直接拒绝。

强压下心中冒起的火苗,我镇静道:「可以给我时间考虑吗?」

暗卫被主人用玉势调教 女攻男h

「要快哦!」惜墨破涕为笑。

夜晚,我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上烧坏了的日光灯。也许是强迫症发作吧,我索性伸手把其它灯一起关了。

我还在烦恼惜墨的事。脑海中过去的那些零碎记忆,正一点一滴的被拼凑起来,火上添油,更让人难受。

我需要找个人聊聊,宣泄一下。

可是,能找谁?

……

我第一个想起顾笙煜。

摸索着手机,摸黑拨了他的号码。

暗卫被主人用玉势调教 女攻男h

「喂?」不久,他接起。声音带着无限慵懒,像是强撑着精神在接听。

「顾器材,你睡了吗?」这不是废话。

「嗯,又被你来电吵醒。」

「哦,抱歉。」

「你怎麽了吗?声音听起来很沮丧。」

我讶然:「你好神呀!听声音就知道我心情沮丧。」

「呵呵。」他笑,「发生了什麽事?」

隐隐约约,我听到了极力压抑的哈欠声从电话另一头传来。

暗卫被主人用玉势调教 女攻男h

显然他很困了。我不能因为自己的烦心事,而打扰他的睡眠,是吧?

「这个……我们明天放学约在司令台再说吧。先不吵你睡觉了,我挂罗。」

「晚安。」

「你也是。」我按下结束通话键,将手机放在床头。

漫漫长夜,辗转难眠。

公车上。

「你真的不太对劲。」顾笙煜又拨乱我的浏海,「要不现在就跟我说说?别闷在心里。」

暗卫被主人用玉势调教 女攻男h

我随便一甩头,没去整理浏海:「说来话长。快到校了,我们放学後说。」

「嗯,届时司令台见。」我们下了车走进校园,他说完便与我道别,独自往三年级大楼走去。

而我到了二年级大楼,上楼时遇见从三楼急急走下来的心瑗。

「嘿!雏茵你终於来了。你有没有写自然讲义的笔记?我忘记带了,能不能借我印一下?」心瑗道,像见了救星一般。

「拿去。」我从书包拿出讲义,递给她。

「谢了!」心瑗接过,匆忙下楼。未注意到从我讲义里滑落出的东西。

我蹲下,捡起那物,定睛一看。

是我的万寿菊压花。

暗卫被主人用玉势调教 女攻男h

万寿菊这花校园里有,就在理化教室前的花圃上种着。有次理化课下课,我走到花圃前,看它开得漂亮,就忍不住辣手摧花,摘了朵夹进自然讲义。

当初怕弄个不好压坏了这花,还特地覆上两片透明片才放进书本里。

如今乾燥得差不多了,回头把它放入我预先做好的书签夹。

我小心翼翼的,双手包覆着花上楼。

关于作者: 小久久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