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情感故事

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村妇干啊啊啊

校庆前一天,方皓宇送了我两张鬼屋公关券,邀我可以带着同学一起去鬼屋玩。

其实我胆子真的不大,上一世我就算再爱慕蓝亦杰那张皮相,最後也没鼓起勇气走进他们班的鬼屋。而据一个一个走出鬼屋已经吓到腿软的学生说,里头除了鬼屋的氛围,还融入了闯关的巧思,要是没闯过机关,会有更大的挑战迎面而来,甚至被关在乌漆妈黑的小房间自生自灭,除非摸到墙上隐藏的一扇暗门。

我不知道这麽变态的鬼屋是哪个变态的家伙想出来,之前我是不会以身试险就是。但这回不一样,我想挑战一下,如果我成功战胜了自己的恐惧,是不是意味在和少年的这场拉锯般的救赎里,我能绝对稳操胜券?

所以校庆这天一大早我先到自己班的摊位报到之後,便打算趁着人还少的时候溜到隔壁的鬼屋参观,谁知道旁边的鬼屋售票摊早已拉出长长的排队人龙,还动用了两个穿着黑衣画着鬼妆的六班同学出来维护秩序。

「这麽热门?」站在我旁边的杨心湄啧啧的摇摇头,「还是我们先去逛一圈再来?」

我们班贩售的是批发来的古早味零食、小游戏和弹珠汽水等,所以其实不需要多少人留下来顾摊,是以大部分的同学都能一下就做鸟兽散参与这次园游会。

我和杨心湄逛了圈园游会收获颇丰的抱着许许多多的小玩意和零嘴,心满意足地回到教室,发现隔壁六班的鬼屋正拉起封锁线,原本长长的排队人龙不见了,我紧张的心揪紧一下,不会吧,这麽快就收摊了!幸好後来发现有一张告示注明「鬼屋休息中,10:30再开园」的告示,我才安心下来。

「华瑶谣,你怎麽站在这?」

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村妇干啊啊啊

画着鬼妆的方皓宇不知何时就站在我的身後,我吓了一大跳,「你才干嘛站在这里啊?」我抚着胸口,瞪着戴着金色假发的「安娜贝尔」,这大白天见鬼的经验可不大好啊!

「我刚趁休息时间去上厕所,回来就看到你们,怎麽,你们还没进来玩过?」「安娜贝尔」说。

「还没,刚第一次来的时候排了好多人喔,」杨心湄和方皓宇也熟,毕竟她一向就是包打听,自然而然处事圆滑,走到哪都能跟人搭上一些话。

「那要不要现在进去,」「安娜贝尔」看了一下腕表,「反正再十分钟就要开始售票了,里头的演员也差不多都要就绪了。」

「好啊!」杨心湄开心的拍手,她胆子向来大的很,这也是我为什麽坚持要跟她一起来鬼屋的原因。

「不会麻烦吧?」倒是我心里有些不好意思,占用了他们的休息时间,「其实我们可以等开始营业再来的。」

「哪有什麽问题?」「安娜贝尔」摇摇头,「我先过去说一声,等等顾票口的李育恩出来,你们把票交给他就可以进来参观了。」末了「安娜贝尔」还跟我们眨了眨眼才转身跑进去。

「他们班的鬼屋怎麽这麽拟真?你看方皓宇身上穿的那一身,租金可不便宜吧?」

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村妇干啊啊啊

「据说是家长会长赞助的。」高中部的家长会长儿子也在六班。

正当我们还在闲聊时,六班的李育恩走出来朝我们招招手,在我们进去前还问了我们句:「两位同学都没有心脏病吧?」他比了比旁边的牌子。

我们这才看见售票口的旁边立了张牌子,上头写着:「胆小者与心脏病患者勿入!」

我忽然开始觉得有种脚底发麻的感觉了,「喂!心湄,我觉得还是你自己进去就——」

话来没说完我就被杨心湄一把扯入鬼屋里头,瞬间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将我吞没,我正庆幸还好我被杨心湄紧紧牵住时,忽然一股巨大的外力撞击,我发现原本紧握住我手腕的杨心湄不见了,而我此刻正孤立无援的被撞到另一个泛着森森绿光的恐怖场景,耳边还环绕着鬼哭神号的立体声,妈妈呀!快点谁来救救我啊?

然我一点都不想停留在原地,以免有什麽不该出现的东西闯出来吓破我的胆子,黑暗之中我用手代替眼睛,慢慢的一步一步靠着墙走,慢慢的,好像我的眼睛也逐次能接受这样的黑暗,变得看得见一些些模糊的闇影。

我继续缓慢的沿着黑暗的甬道走,一颗心提着都不敢放下,忽然眼前闪过一道青色的光,我下意识用手臂挡在眼前,放下手臂时一张日本鬼面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啊啊啊!」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这凄厉巨大的尖叫声是从我的嘴里发出来的,我乾脆摀着眼睛蹲了下来,把头耳埋在两腿之间,算了,我打算鸵鸟的蹲在这里不看也不听,等杨心湄从鬼屋出来找不到我,再过来救我好了。

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村妇干啊啊啊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我感觉到有一只手轻拍我的肩,这一定是鬼,这一定是鬼!骗我没玩过鬼屋喔,我完全不敢抬头,反而把头和耳朵收进两腿之间,夹得更紧了。

「嗤!胆小鬼跟人家玩什麽鬼屋啊?」

我认得这把熟悉又尖酸刻薄的声音!是蓝亦杰!

抬起头我看见面如冠玉的少年涂白了一张脸,那眉目里的淡漠不减,正好整以暇披着长黑披风看着龟缩在地上的我。

「蓝亦杰,这里好可怕啊,你快点带我出去。」这时我根本顾不及什麽男女大防,赶紧从地上跳起来抓住他的手,「拜托你!」

少年的手暖暖热热的,跟他平常高冷轻冽的气质大相迳庭,尽管鬼屋里阴风阵阵,因为握在手心里实质的温度让我的心渐次的平稳下来。

「我不要!」傲娇少年如是回答。

「当真要见死不救?」我瞪着少年惨白的脸,一边想着他再说不带我出去,我乾脆就直接挂在他身上,反正这一招刚重生时我已经用过了。

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村妇干啊啊啊

「我可以带你出去,不过你要欠我一个人情。」冷情的少年要求一个人情其实还在我能接受的范围里,早知他不会无缘无故就对我伸出援手。

「可以,就算你现在说要吸我的血我都同意。」我死死勾着他不放,超怕他呼拢我这回。

傲娇的吸血鬼少年不屑的撇唇,「你那麽丑又那麽笨,吸了你的血我很怕自己变丑又变笨。」

好吧!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蓝亦杰,狗嘴吐不出象牙的病少年,当然这里我指的病是心理上的病而非生理上就是。

关于作者: 小久久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