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绝密隐私

和大叔滚床单了很舒服 那夜他压在我身上狂抽

过去,听说老外六七十岁还有夫妻生活,有些小惊讶。也许在我们看来,人一过五十,夫妻俩就可能会告别了夫妻生活。但事实上,夫妻生活可以一直过下去,只是有些人无法继续而已。

和大叔滚床单了很舒服 那夜他压在我身上狂抽

和大叔滚床单了很舒服 那夜他压在我身上狂抽

有很多人都觉得,床上活动,只是婚姻前几年热衷的事儿,过了热闹劲儿,也就那么回事儿了。你不能总是吃一道菜吧,吃腻了再吃,就没什么意思了。认同这个说法的,有男人,也有女人。

很多女人愤愤不平,为什么男人越老越是宝,女人越来越是渣?眼看着年轻小姑娘们一茬茬儿地像小韭菜一样野蛮生长起来,一代比一代肆无忌惮,横冲直撞,而我们,则在镜中为眼角的一丝丝痕迹和渐渐失控的腰身触目惊心。

所谓七年之痒就是如此吧?哪个男人不爱年少的小姑娘?我们渐渐黯淡的容颜如何抵御那些男人掠食者?

曾经在一次咨询中,一个男人被女人骂到急眼,恼羞成怒:“是的,摸着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的白嫩大腿和摸着你那双松弛的老皮,心情就是大不相同!”这句话无比真实,也无比血腥,他们的关系为此倒退到侏罗纪,大伤元气。

是什么让我们激情燃烧?

那么我们靠什么来维系x爱关系?靠青春年少,激情勃发?靠道德水准?靠一个男人的责任感?靠我们生个孩子让你心有忌惮?还是靠房产证上写上我的名字,或者你的妈妈爸爸都认可我?

似乎性有太多的变量,多到我们几乎无法了解,到底是什么让我们彼此吸引,又是什么让我们彼此厌弃。

甚至我们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可以很爱很爱你,但我就是没兴趣和你上床;或者,我们可以再床上那么和谐,但就是无法在床以外的世界里取得默契;再或者,我发现可以和其他人激情澎湃,但就是无法和你一起达到欲仙欲死的状态;又或者你们只能在某些时刻感觉到彼此身体的需要,而当一些事情发生以后,比如孩子出生以后,你们的身体就开始了疏远。

其实性本来很简单,但让性变得复杂的是我们。前一段时间,参加了几次晚间节目,谈的多是性,但当我回答的时候,发现都不是性的问题。我发现,无论男女,都给性赋予了太多的意义,导致性不堪重负,最终无力回天。

和大叔滚床单了很舒服 那夜他压在我身上狂抽

和大叔滚床单了很舒服 那夜他压在我身上狂抽

在床上男人和女人最怕什么?

在这些错综复杂的变量中,我们可以看到两个主旋律,那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的态度。

对有些男人来说,性首先是尊严、面子和自恋的问题。男性不能勃起或者性方面有问题,那简直奇耻大辱。这就是男科门诊始终是医院的赚钱大户的原因。其实,只要不是器质性问题,性基本就是心理问题。所以很多到男科门诊的病人们其实吃了很多安慰剂,似乎他们可以用药来补足内在的自恋的亏损。

让一个“内亏”的男人阳痿很简单。比如妻子可以皱着眉头说,你似乎没有以前时间长了,没有以前那么硬了……那么下次这个“内虚”的男人可能就接受催眠暗示了,开始在做爱的时候琢磨这件事了,做爱本来就是要专心的,你开始琢磨这些事情,大脑开始焦虑,本来要涌入阳具的血液都留在脑子里了,其结果就是真的“痿”了。

对某些女人来说,性首先是关于安全和接纳。因为从做爱的过程来看,女人更像是容器,来接受男人的阳具的“入侵”。如果女人对这个男人没有足够的安全感,没有足够的接纳和信任,是无法“从此蓬门为君开”的。

对某些男人来说,最可怕的一句话就是:“我还要。”因为对他来说,这就意味着对他的性能力的否定,性能力就几乎等同于男人的自尊,这句话翻译到男人的脑中就=你不是男人,你就是个软蛋,你什么都不是。

对某些女人来说,最可怕的一句话就是:“我累了。”这意味着她可能不被对方接纳,对方“三过家门不入”。她不再是美丽的容器,而成为束之高阁的废品。她的自尊也遭到严重的伤害,那就是,她不再是被渴求的对象。

在性中男人最害怕的是被贬低,女人最害怕的是被厌弃。

如果性被赋予如此沉重的意义,那么如果我们的自恋不足,就可能会让性充满了艰难感。因为性是我们最无法伪装自己的领域。

尤其在夫妻之间,我们无法长期伪装对彼此无法言表的情绪。一个女人可以忍受丈夫平时的种种不逊,一个男人可以假装自己是木头,在妻子训斥之后依然面无表情,但在床上,我们无法继续掩藏彼此。如果我们能成功地掩藏彼此,我们也就出卖了自己,如娼妓一样把身体和灵魂割裂掉。

关于作者: 小美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