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绝密隐私

班长在浴室被强奷_干女班长

秋风吹来舒服,将纸张放好,我看向坐在窗边的她。

美术教室位在校舍的一楼,从这里望出去刚好是操场,窗外传来阵阵社团练习的加油声和笑声。

她却带着毫无生气的眼神看着,格格不入咬着草莓牛奶的吸管。

不知道为什麽,她从那之後就一直出现在我附近。

「不是要我不跟你讲话吗,干嘛又来。」轻瞟她一眼,我提起画笔。

她仍旧看着窗外,开口「因为我在的话,你的画就会充满色彩。」

简单不带感情的一句话,我刹那间停下笔。

不明所以的抬头看她。

将散乱的发丝勾到耳後,她放下牛奶,侧过身看我「我看过你的其他画了。」

「怎麽会?我明明都…」

「在垃圾筒中偶然看到的。」

「…」

世上会有这麽多的偶然吗,我难以置信。

她跃下窗,走到我身後「看吧,是有色彩的。」

我无法否认,在遇见她之前,我其实什麽都画不出来。

「不过,你明明就什麽都没有画,到底是为什麽要一直画啊?」

「因为我有想画的东西。」我紧捏着手中的画笔。

「是我吗?你想画的是我吗?」她低头凑到我面前。

脸颊一热,我赶紧起身「别自作多情了。」

我走到窗边吹吹风,希望可以降低脸上的温度。

正好是夕阳。

她踩着轻巧的脚步到我旁边「大家都觉得我难相处。」

「废话,因为你像刺蝟一样把自己藏起来。」

或许跟以前的不同之处是不爱笑了,至少我还没看过她笑。

「讲的好像你跟我认识很久一样。」她嗫嚅。

「或许吧。」我轻笑「在你不知道的时候?」

我伸手挡住突然照到她脸上的夕阳光,几缕发丝穿过我的手指,柔软又美丽。

「我觉得我好像可以跟你当朋友,其实,那天我知道你在。」她拿起草莓牛奶,很认真地看着「像是我的救赎一样。」

我看着天边即将消失的夕阳低语「一直都会是。」

---

记得是跟今天一样炎热的午後。

偶然碰见她独自哭泣的那天。

白驹过隙,高中生活也要画下句点,作为我的这个人生到底在坚持什麽呢。

在美术教室里,我盯着天空发呆。

三年里,唯一的交集是这里,那麽最後的这天她也会。

「找到了。」

我微笑,转过头看着她。

脸上的婴儿肥已经消去,及间的短发也长即腰,不变的红和碧绿的眸,是初见的玫瑰,也是我心中不变的人。

都说日久生情,看来这不太适合用在我跟她身上。

毕竟就算相处了这麽久,对待我她还是浑身刺。

「有什麽事吗?」视线再度回到天空,看来要到傍晚了,天空的一隅散发出橘光。

她走到我身边,轻轻扯下我的衣角。

我低头。

「毕业快乐,还有这个。」她将手中卷着的画给我。

我不明所以的张开,却惊讶得哑口无言。

「你为什麽…?」

「是我对吧,我看到画图的日期了,是我们还没见过的时候。」

「不是,所以说。」这张图我应该已经丢掉了啊,等等,她之前说曾经在垃圾桶找到我的画,难道那时候就。

「所以说,你怎麽知道我呢。」

「偶然看到的。」我随口塘塞。

她托腮,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其实答案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我只是想跟你说谢谢你画了我,看到这张画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原来也可以笑的这麽美。」

我回头诧异地看她。

她站到我面前,嘿嘿一笑「最最开始的救赎是这张画噢,学长。」

或许神什麽的真的存在吧,因为我觉得此刻在她的笑容里,我所有的期望都成真了。

尘封过的回忆如同潮水,鼓动在心里,迫不及待的,所有感情都在这一刻化为气泡,不自禁的涌现。

她望着我笑得温柔,没有任何话语,我却红了耳朵。

比起嘴巴,身体先行动了,所以不管我做了什麽,都是因为你的笑靥如花。

如同玫瑰的刺,纵使我遍体鳞伤,也心甘情愿地拥抱你。

因为你才是,我永恒的救赎。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