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绝密隐私

现任男朋友的太大了 好大好长

(不行,怎麽可以有这种想法。)

纳尔迈面色一凛,快速的把脑中不应该有的质疑抹去,而且他这一趟来已受到托里诺的诸多帮忙,实在是不好意思再劳烦他老人家。

托里诺看到纳尔迈神情有些犹豫,连忙催促的说:「别想太多了,其实我也只是派人过去交涉一下,小事一桩。」

这彷佛是看透了纳尔迈的心思般,令他无法拒绝,只好恭敬不如从命,行礼致意的说:「谢谢,那就再次拜托叔叔了。」

「别这麽说,能看到你结婚,举行婚礼大典,我可是比谁都开心呢!」托里诺堆满皱纹的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

「既然如此,我应该要赶快回去底比斯,好好的筹备一下婚礼的事。」

托里诺听了故意打趣的说:「没错,不过这样好像变成我在赶你走似的。」

「叔叔您别这麽说,毕竟这次我是私下出访,也不能离开太久,所以我打算等一下就出发回底比斯。」

「你……你这也太快吧!」托里诺被纳尔迈的回答吓了一大跳,赶忙反过来慰留的说:「多留个一两天,应该不会耽误到什麽事的。」

「很抱歉,您也知道我做事向来冲动,所以打定主意後,就只急着想要赶快行动。」说完纳尔迈乾笑几声,以缓和一下现场气氛。

然而此时托里诺的表情却转为严肃,他决定不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那麽在你离开之前,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问你,希望你能想清楚後再回答。」

听到这一番话,纳尔迈立即也态度恭敬,慎重其事的说:「是。」

「等你与公主结婚之後,那些对你不利的流言都将会不攻自破,之後你对未来将有何规划呢?」

「我……」这突如其来的询问,当场令纳尔迈一时语塞,他脑中转了一圈仍是找不出答案,只好据实以告的说:「其实我还没想到那麽多耶!」

「乾脆我再说直白一点吧!」托里诺板起脸,语气严肃的说:「我想知道你是否有统一上下埃及的打算。」

这一刻,躲在柜子後面的佩特也是屏气凝神,认真的听着,深怕漏掉任何一个细节。

「没有,我从来就没有这个想法,也没打算这麽做。」纳尔迈边摇头边回答,同时对於托里诺会如此问他,心中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托里诺却是无法接受这个回答,咄咄逼人的追问着,「那麽当初你守住普利斯城即可,何为还要进一步攻下底比斯城?」

「因为那时底比斯不断的每隔几天就出兵侵扰,我被他们搞得烦透了,才决定把底比斯攻下,来个一劳永逸。」

「如今这片土地纷争不断,人民生活痛苦不堪,惟有你站出来统一上下埃及,才能帮大家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些纷纷扰扰。」托里诺故意顺着纳尔迈的话语试图说服他,并且还用着期盼的眼神看着他,语重心长的说:「纳尔迈,我坦白跟你说,我很看好你,甚至认为只有你才能足以担此重任,而到时我也会不计一切帮助你的。」

听到托里诺的这一席话,纳尔迈心中倍感沉重,忍不住大叹一口气,「不瞒您说,我真的没有这个野心,我承认我胆子大,喜欢冒险,但我却非常的讨厌战争,战争不但让我从小必须寄人离下,最後还害得我父亲受伤,叔叔死亡,我和我堂弟都没能有一个完整的家。」

「这都是因为战乱造成的,埃及没有统一的一天,像你遭遇到的这种情形就会一直不断的发生。」

纳尔迈摇摇头,不以为然的说:「可是一旦双方打起仗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不管是哪一方,每一个死亡的战士背後都代表着一个家庭。」

「问题是现在各地领主之间争夺不断,没有人站出来统一这个地方,战争就没有结束的一天啊!」面对纳尔迈消极的态度,托里诺不禁愈说愈激动了起来。

「那麽我想这个人绝对不会是我,日後如果能有大家认可的共主站出来登高一呼,为了和平,我会配合他。在那之前……」纳尔迈顿了顿,神情凛然的说出自己的底线,「我个人秉持的原则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这句话让托里诺更加着急了,不禁用着质疑的语气追问:「若是跟你友好的领主被攻击了呢?或是友邦需要你的支援呢?」

「他若有需要协防的话,我会义不容辞的赶过去,但若是要侵略他人领土,我一定会拒绝。」

「这种事情谈何容易?」对於纳尔迈有如儿戏般的回答,托里诺不自觉的提高语调,并且还进一步的强调说:「在乱世之中,想要独善其身并没有那麽简单啊!」

「可是叔叔您现在不就做到了吗?」

「这可是有着一段非常艰辛的过程,由於孟裴斯具有相当重要的地理优势,所以当初这里可是大家攻击的首要目标,在经过多方的努力之下,我才得已守住这座城。然而当他人有难时,我却还是只能在这里守着,什麽也做不了。」这一刻托里诺终於忍不住流露出悲痛的神情,於是他赶忙把头侧向一边并调整呼吸,过了一会儿,才又缓缓的继续说:「後来我对外宣称中立,那些虎视眈眈的领主们,也只好承认我中立的地位,然而说老实话这种情况我也没把握未来能维持多久。」

听到托里诺在提及这件事时,躲在柜子後面的佩特已是激动的泪流满面,她咬紧牙关,双手用力摀住嘴巴,以免自己哭出声来。虽然希蒙带领着普塔军团帮助托里诺成功的守住孟裴斯,但事後却因树大招风,遭泰卡夫兄弟设陷害死。

那件事是她心中永远的痛,一辈子也忘不了。

「您说的那件事该不会就是您儿子……」纳尔迈话说到一半,吞了吞口水,觉得似乎是提起了不该说的事。

「没错,我儿子不愿意弃好友於不顾,私自带着自己的军团前去援救,结果……」托里诺无法再说下去,目光空洞地凝视着墙上的壁画,良久,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这就是为了中立,所付出的代价。」

「很抱歉,那时我也正在对抗底比斯的攻击,无法抽身支援。」纳尔迈微微躬身行礼,表达自己的歉疚之意。

「这不关你的事,身处乱世大家都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才必须要有人站出来统治这块土地,这样和平才有可能到来」

只见纳尔迈浓眉紧锁,一语不发,像在思考着重大问题,此刻房里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这麽看来……」沉思片刻後,纳尔迈终於出声,似乎是要做出最後的决定。

刹那间,托里诺和佩特这分处於一明一暗的两个人都竖起耳朵,满脸渴望的等待着纳尔迈能说出他们心中期盼的答案

「日後我必须积极充实自己的军力,让敌人不敢来犯。感谢叔叔提供的经验,使我更加明白了这个道德。」说完纳尔迈将自己的酒杯斟满,举起来致意。

(他妈的这个人脑袋装了什麽?是听不懂人话吗?怎麽会做出这样的结论。)

佩特快速的擦乾眼泪,此刻心中的怒火已经完全盖过了悲伤,恨不得能冲出去痛扁他一顿,而这种心情已经不只一次了。

托里诺则是当场愣了一下,但是看到纳尔迈反战的态度是如此坚决,也只好举起酒杯,满脸无奈的喝了一小口。

纳尔迈先是一口气喝光,接着又再为自己倒了一杯酒,举起酒杯,语气诚恳说:「再次感谢叔叔,日後您若有需要帮忙的地方,请务必通知,就算赴汤蹈火,我也绝不推辞。侄儿在此先乾为敬。」接着便一口气喝光手上的酒。

「好。」托里诺淡淡的回答後,这才举杯一口气喝完手中的酒。

「那麽叔叔我们就先在此别过,期盼能在侄儿的婚礼上再见到您。」说完纳尔迈露出他最吸引人的招牌灿笑。

「嗯。」托里诺轻轻的回应一声,脸上尽是失望落寞之色。

(好尴尬。)

面对这种窘境,纳尔迈感到浑身僵硬,一心只想赶紧离开这里,於是在迅速的颔首後,随即转身离去。

当会议室的门再次被关上後,佩特立即站起来走到托里诺面前,看到的却是一张茫然无助的脸。

「这下该怎麽办?原本我还盼望着你们能跟纳尔迈一起合作,统一上下埃及,结果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根本就没这个心。」托里诺双肩下垂,一副忧愁的模样,让他看起来显得更加苍老。

「老实说,这也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没想到他拒绝得如此彻底,毫无转圜的余地。」佩特边说边轻敲着自己的下巴,脑中不停的在盘算着。

「那……那计画还要继续进行下去吗?」托里诺一脸不知所措的问。

「要,这些事情跟纳尔迈没有什麽关系。」佩特语气果断的回答,并态度坚定的提醒说:「还有请陛下不用担心,我可以跟您保证,普塔军团跟您的想法是一致的。」

「所以你们会另外找其他领主合作吗?」

「这部分就交由我们足智多谋的军团长去伤脑筋了,另外我想请示陛下,能否允许我将刚才听到的所有对话向军团长报告?」

「当然可以,而且如果可以话,我还是希望纳尔迈能肩负起这个重责大任,和你们普塔军团合作。」

「是,在下会转达陛下的期盼。」

「好,那我先走了,还有许多事等着我去办。」

托里诺知道这种事着急也没用,接下来他还要来派人准备一些礼物让纳尔迈带回去。

「恭送陛下。」

此时会议室里只剩下佩特一人,她仔细回想这几天来所观察到的纳尔迈,每每都让她感到既惊讶又气愤,不得不承认这个人总是有办法打乱大家的计画。

「纳尔迈,你究竟是个什麽样的人呢?」佩特口中喃喃自语着。

反正接下来几天都没她的事,佩特决定即刻动身将今天的事报告上去,以便让军团长有个心理准备。

(这下难度更高了呢!)

原本就不太安份的纳尔迈,如今再加上他坚决反战的决心,令佩特不自觉地皱起眉头,一脸认真的思考着是否该建议军团长放弃这颗棋子……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