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情感 > 绝密隐私

极限扩张调教妓女小说阅读 极限淫虐

人生的某段时间,李恩旭看着新闻,会羡慕起新闻里那些出车祸的人。

拍拍屁股去了另个世界。这一边的世界发生了什麽,他们都可以不用再管。

然後他会闭上眼一阵子,想着自己的人生到底怎麽了。

不知道这样做得对不对:李恩旭劝过妈妈不如就和爸爸离婚吧。尤其在高二上往爸爸的脸上揍了一拳,爸爸索性搬出去和外遇对象同居以後。

离婚不好吗?

如果真的照电影上演的那样,偷腥的人夫在离婚後都被必须给原家庭一笔可观的赡养费。如果他和妈妈没有爸爸也能好好生活。但李恩旭没有考虑过,当他辜负了「好好生活」两个字之後,他和妈妈还有没有能互相依赖的选项。

抓住陈樱的手,要她回到教室时,他有自己会被当成坏人的预感;所以当陈樱朝他扔东西时他闪也不闪,受点伤,说不定班上的人会更认清一点到底谁才是做错事的人。又或者他只是太生气了,气得除了想要她说明真相的陈樱再看不进所有,包括那个会让他眼角永远留下疤痕的保温瓶。

後来,意料之外的李恩旭以为自己惹她生气了的骆子晴竟主动出现在他面前。骆子晴说出秘密的勇气,让李恩旭觉得原来所有的误会,只要肯面对,面对了之後就不会和想像的那麽难。

原来,常常我们只是自己凭空想像出了一只怪兽,在对与错之间,在人与人之间。

隔天当李恩旭背上书包要出门时,妈妈罕见的没有准备早餐给他,人也不在客厅。李恩旭不以为意,这天他有个计划想要实现,他和骆子晴说好,一起和全班好好的澄清陈樱给的谣言,如果班上的人都倾向相信陈樱,他们也不要退缩,要有耐心的、好好的去说明骆子晴并不是陈樱口中那样的人。

但到了学校,却是他被叫到导师室,告知他已经因为昨天放学後的事件被记予在家管教的处置,要有两个礼拜不能上学。

李恩旭没有很意外,只是糟糕的大人一如既往的选择他们想要相信的人而已,他有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我去去就回。」所以他还能在走前,挤出一点笑容给骆子晴看。

他最後看见的,是骆子晴用唇形说着「晚点见」。

李恩旭没能猜到的,是早上出门时没能看见的恩旭妈妈,在他提早回家时,本该已经在上班的妈妈却坐在客厅沙发等着他。

「恩旭,妈妈和爸爸这次真的离婚了。」恩旭妈妈流着泪说。

李恩旭没能猜到的,是不再能够坚强的妈妈。

但李恩旭只是静静的走上前,抱住了妈妈。他哭不出来,他只能陪着妈妈,除此之外还不是大人的他竟然什麽都做不了似的。

「恩旭,你可能要跟爸爸住了。」妈妈在李恩旭怀里说,但李恩旭却什麽话也说不出来。李恩旭觉得背脊发热,这股热甚至窜上他的脑袋。

他总是劝妈妈和爸爸就离婚吧。

却等到真的发生了,在这个时间点上,李恩旭不得不认为是自己搞砸了一切。

李恩旭才发现离婚并不像电影里演的,有着漫长的官司,双方争吵着到底监护权应该归给谁,到底赡养费要怎麽去给。就是一张纸,有着双方的签名,剩下的就很快了。

所以当骆子晴和班上同学来按门铃时,他不知道该怎麽跟他们说才好。

明明前不久才想着就算有困难,只要肯说,就会变得很容易去面对。

但李恩旭是真的还在努力着,告诉妈妈再给他一次机会;和爸爸说在高二下学期已经快要走完的这时候,他只能转到市区一些读书风气不好的私立高中,给他一年留在原校,他可以考上更好的学校。真的无路可退的时候,他还拿出甘绍文塞给他的成绩单,告诉他的爸爸他真的可以做得到,告诉他的妈妈只要再一次机会就好。

因为李恩旭的挣扎,尽管爸爸已经准备把李恩旭接去市区住,尽管妈妈已经准备辞掉工作回到南部生活,他还是没有真的去办转学手续。他其实没有放弃希望,那怕每天需要通勤几个小时他也想继续待在这群朋友身边。

「就给我一年证明!」他不断努力说着这个时间。

但说服李恩旭爸妈的,不是李恩旭自己,是那个永远在他最需要时候帮他一把的甘绍文。

甘绍文在已经把骆子晴加进去的班群里发了一段早就录好的影片。时间很微妙的是在早休快要结束之前。

影片里,甘绍文羞涩的推了推眼镜:「你们如果看到这支影片,表示我做的坏事被发现了……」

如果偷手机的人是林寄这死胖子的话,他一定会尴尬的笑笑,然後说「对不起,我只是想开个玩笑」;如果偷手机的人是阿日的话,他一定会把这件事扛起来,然後什麽都不说的被处罚。

我想说的是,林寄跟阿日会做的,都是我要说的。

我没有恶意,录影片给大家就是要跟你们说我不是真的要偷大家的手机;这件事也是我一个人做的,因为我想藉此替阿日说一句不公平,明明错的人不是他,但是最後最被伤害的却是他。

我不是阿日,我没有权力把他的状况说给大家听,但让我们想想期初转学的浩子。他是因为快乐的事才转学的吗?不,他是因为不快乐才转学的。

同学们,那你们知道是谁让浩子这麽不快乐到必须转学的吗?……

「是大人们的不谅解。」甘绍文深吸一口气。

「所以都是同学的我们,就彼此谅解吧?」

「但好像也没什麽好担心的,如果你们看到这支影片,就表示手机已经回到你们手里了。所以就请大家原谅我这一次好吗……」

影片到这里结束。

当李恩旭看到手机里近百通的未接来电後,他知道这一次不回电话不行了,学校肯定发生了什麽事。但当他先打给骆子晴,想请她不要担心自己,自己正在努力的想要说服爸妈让自己回到学校时……

「你快来!阿甘住院了!…」骆子晴却哽咽的说着和他想像不一样的内容,随即是把骆子晴电话抢过来的林寄,「操你妈的李恩旭终於接电话了,快回来啊!阿甘出车祸了!」

甘绍文出车祸了,昏迷不醒的那种。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